Skip to content

社會上常見的刻板印象中,或許會將吸毒者貼上暴力的、社經地位低的、混黑道、精神異常……等標籤。

其實在都會區的用藥類型其實更多是屬於「娛樂性用藥」,以青少年來說,目前最大危害可能就來自

party drugs(吃藥炒熱氣氛、甩開日常限制)

因為現在是追求娛樂的時代。「藥變得不是禁忌,而像娛樂用品一般。

威廷,K他命成癮20年,從頻尿、憂鬱到毒駕重傷,最後自殺獲救

竣傑,22歲時曾持刀欲殺友人、也曾拖著瓦斯桶放火燒房子,只因「安毒」作祟

明諺,一家五口,父親酗酒、兄弟染毒,母姐痛心無助…

這些不是八點檔劇情,而是社會上無數個角落都在發生的事,也是在《新生活教育中心》內,常常在家屬來電中可以聽到的陳述。

毒癮問題離這些家庭很近,距離你我也不遠
桃園弒母斷頭案、w飯店毒趴女模命案、內湖隨機殺人案….回顧台灣許多重大刑案,都跟毒品脫不了關係,而這些事件發生就在你我身邊…

如果毒癮問題現正已滲入你的家庭或是周邊親友,當夜深人靜時別再問:「自己做錯了什麼?」,而該好好想想怎麼拉他們一把…

要毒?還是要命?

你認為的吸毒者會是怎樣的人?社會上常見的刻板印象中,或許會將吸毒者貼上暴力的、社經地位低的、混黑道、精神異常……等標籤。其實在都會區的用藥類型其實更多是屬於「娛樂性用藥」,以青少年來說,目前最大危害可能就來自party drugs(吃藥炒熱氣氛、甩開日常限制),因為現在是追求娛樂的時代。」藥變得不是禁忌,而像娛樂用品一般。

故事中的主角「威廷」,45歲,新北人,年輕時因娛樂助性而用藥(毒),一用長達20年,多次因為吸毒吸太多闖下大禍,差點失去性命…

一步行差踏錯的起點

音樂催化,狂歡氣氛高漲,當時20多歲的威廷在舞廳與友狂歡,酒精、毒品成為友情最好的催化劑,看著身旁友人K菸(含有K他命的菸)一根根的拿起吞雲吐霧,威廷覺得好玩,跟著抽了起來,一股暈暈茫茫的感覺貫穿全身,進入舞池跟著大家一起舞動、搖擺…第一次抽K菸的感覺讓威廷難以忘懷,之後便常常跟朋友一起泡在舞廳,一邊吸毒一邊high。 

持續抽K菸沒多久,感覺漸漸麻痺,找不回過去的那股欣快感,威廷就開始拉K(以鼻吸入K他命),發現期待已久的感覺回來了,而且比之前更強烈,甚至有幾次進入了朋友所說的K世界(脫離現實的幻想世界),進入虛無飄渺的奇幻旅程,再一次嘗到刺激感,只要沒感覺了就加量、再沒感覺就再加量,期待再一次的迷幻之旅…

磨K粉

掙脫求刺激的輪迴

K他命變成威廷每天的精神糧食,每天起床就是先「覓食」,從一天5克、用到10克以上,很多。直到有一天上廁所排尿時,一股如刀割的痛感襲來,威廷發現自己不對勁,反覆看醫生、用藥還是一再復發,也愈來愈頻尿,一小時要上廁所數十次,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因為K他命的問題,「拉」太多了!

除了排尿問題,鼻腔也因為長期拉K發炎、發膿、發臭,家人發現威廷在吸毒用藥,被家人大聲斥責後,威廷一氣之下吸了毒精神恍惚的騎車外出發洩情緒,發生了嚴重的車禍,頸椎損傷幾近全身癱瘓,經過長時間的復健才逐漸復原,幾經生死仍無法使威廷下定決心戒毒。

戒毒不了喝清潔劑

因長期吸毒導致自卑抑鬱、悲觀厭世,威廷心想自己這輩子大概都戒不了毒了,萬念俱灰之下拿起清潔劑大口大口吞下想結束生命,怕自殺不成又拿刀劃了脖子一刀,被家人發現緊急送醫,才救回一命。

「很多次真的是很氣很氣自己」談起家人,威廷總是充滿苦澀與無奈,恨自己戒不了毒,氣自己帶給家人痛苦,下定決心接受家人的提議到新生活教育中心接受專業協助。

重回軌道的關鍵:勇於接受專業協助,不要想「有沒有效」

破碎的身體得到修復、囚禁的靈魂得到救贖,經過四個月的課程洗禮,久違的笑容再次出現在威廷臉上,與K他命糾結了20年終劃下句點。 

「我相對其他用藥者來說比較幸運,經歷多次生死關頭都死裡逃生,也因為家人的不離不棄,讓我有機會到戒毒中心成功戒除毒癮。」

「我相對其他用藥者來說比較幸運,經歷多次生死關頭都死裡逃生,也因為家人的不離不棄,讓我有機會到戒毒中心成功戒除毒癮。」

威廷有感而發的分享他的經歷,希望能藉由他的生命故事,以及身體力行的幫助,讓更多偏徬徨無助的用藥者,早日回到一個自己可以掌控的人生軌道上。

破碎的身體得到修復、囚禁的靈魂得到救贖,經過四個月的課程洗禮,久違的笑容再次出現在威廷臉上,與K他命糾結了20年終劃下句點。 

「我相對其他用藥者來說比較幸運,經歷多次生死關頭都死裡逃生,也因為家人的不離不棄,讓我有機會到戒毒中心成功戒除毒癮。」

初中拉K 高中吸安

宇儒從小就被老師、父母標上「問題學生」、「壞孩子」的標籤,家中其他三個兄弟在學業或工作上都有些成績。而宇儒從國二開始拉K (K他命),起初只因好奇,為了找些樂子,而開始接觸毒品,隨後使用的次數越來越頻繁,高中開始接觸安非他命,從三級跳到二級,吸食次數也從一開始的一個月一、兩次,到後面每天都隨時都要「補」一下,才驚覺自己已經上癮了!

就這樣,宇儒持續用藥時間長達七年,其中包含了各種坊間毒品,最主要的是「安非它命」!

本來只是為了找些樂子,卻越陷越深,越來越無法感到快樂,那時的宇儒,常常問自己「我怎麼都不在快樂了呢?每當我檢視自己、我的所做所為都讓我感到自卑,別人可以腳踏實地,光明正磊落的靠自己的雙手創造一片天,而我所做的一切卻見不的光,受人鄙視。很自然的,我越來越無法快樂!」

一步行差踏錯的起點

因緣際會下,宇儒透過親戚介紹,進入了新生活教育中心,當宇儒到了那可拿的第一天,內心就知道自己得救了,原本已經絕望的他,看到一絲希望,期盼自己也可以擁有新的生活!內心感動不已!

 

以下是宇儒畢業時,媽媽給兒子的祝福:

“常常在想—教養(教育、養育)孩子的課題,難度怎麼這麼地高,這一本「家庭教育經」怎麼這麼難念。”

 

宇儒是一位極度聰明的孩子,他認為自己的智商高、口才好、才思敏銳,別人都輸他一大截。在身為媽媽的我來說,就是因為他太聰明了,常常在動歪腦筋,從小就是一位「大錯沒有、小錯不斷」的孩子,做錯事情時總不認錯,一再的為自己辯白;而且,隨著年齡的增長,犯錯的次數與技巧也同樣的與日增長。

在宇儒國三時,有一天接到一通來電,說「宇儒被砍傷,送到醫院急救了…」我嚇傻了,腦筋一片空白,一路上不停的顫抖著,眼淚不停地掉。好不容易到達了醫院,看到了手臂被砍傷的宇儒,我依然止不住顫抖、依然止不淚水,心中的痛楚,那種痛到極點的痛,我無法形容。—現在回想起來,或許在當時,宇儒就已經在吸毒了吧!

 

2009年,6月的某一天傍晚,突然地,宇儒開始大喊大叫,口中念念有詞、胡言亂語、情緒很high,接著到窗邊大吼大叫嚷著「謝家出了個神經病哦……」宇儒爸爸懷疑宇儒是喝酒喝醉了?還是嗑葯了?大聲叫嚷之餘,宇儒打開窗戶、爬上窗戶,全家人都被這怪異的行徑嚇呆了,深怕宇儒會失足跌出窗外的我們,全都盡全力的將宇儒抱住,在一陣拉扯之後,最終合力將宇儒送到醫院掛急診打了鎮靜劑,但是這場鬧劇還沒結束,之後,返家休息的宇儒又毒癮發作了,情緒失控了,又趕緊將宇儒再度送醫,再度施打鎮靜劑後的宇儒,清醒後,再度返家休息,痛苦的劇情無限循環。

 

直到孩子送到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才結束這場鬧劇!在宇儒課程結束後返回台北,看到孩子的那一刻,我感受到放心與安心的情緒湧上心頭,因為孩子長胖了,精神變好了,孩子在家開始會幫忙做家事、會和家人分享他自己的心情,聊聊他的內心話,會提到他自己要做的進修計劃。我發現他變得懂事了、變乖了,會去思考自己的未來。

欣慰於宇儒的改變,能夠重新出發。所以,我要重新的、衷心的祝福宇儒,能夠堅定朝自己的人生目標、同時也是正確的人生目標邁進,做一位懂得付出、懂得愛護自己的人。

 

祝福你,我的寶貝!
              來自於媽媽的期盼與祝福

 

戒毒者的分享

宇儒,新北市人,從國二開始吸食K他命、安非他命7年,每天躲躲藏藏地過著偷錢、欺騙、賣藥的生活,變成疑神疑鬼的十分痛苦,但也停止不了吸毒的行為。

19歲那年,吸食安非他命到精神失常,誤以為自己聽得到螞蟻走路的聲音、可以跟宇宙萬物溝通,打開家裡的窗戶對著外面大聲吶喊…..

毒品成癮的解決方案

那可拿使用已證實有效的毒品藥物戒除重建技術來解決問題的根本──並為長久的勝利提供一條道路。

無毒戒斷

每一位學生身邊,都有他們專屬的戒斷專家,在他們需要的時候,協助他們。 他們使用營養物質與特別的技術來減少不舒服與疼痛的症狀。 在戒斷之後,他們就展開了嶄新、更好的生活。

新生活淨化

新生活淨化計畫,綜合了運動、在乾熱烤箱中流汗,以及完善地監控水分與營養的調養計畫。 這套程序會讓體內殘存的有毒物質鬆脫,並從體內流出 ── 即使這個人已經停止服用藥物好多年了。

客觀性練習

穩定處在「目前時刻」在毒品戒除重建計畫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一個人的注意力真的有可能會卡在過去的上千個不同時刻。 這些過去的經驗會影響他的行為和態度。

生活技能

有效的練習和學習讓他們變得更穩定,且重新獲得他們的個人價值觀。 很重要的是,這些課程能幫助他們,讓他們更有自制力、更有毅力,這些是讓生活遠離毒品藥物所不可或缺的。

50年歷史 讓人們脫離毒品

並沒有搞錯──毒品藥物濫用是蔓延整個星球的流行病。如果你或你認識的某人有毒品藥物成癮,無疑地你一定生活在你自己的夢魘裡。

在那可拿,我們不相信成癮會是一輩子的事。 我們不相信成癮是無藥可醫的疾病。 我們相信會更好。

我們相信一個被困在毒品藥物濫用下降螺旋的人可以重返生命並過著無毒無藥的生活。 我們如何辦到的呢? 那是那可拿的不同。

毒品相關報導

1597040103-1671129085-g_n
幫助孩子戒毒常犯的三大致命錯誤 一定要知道!!!

想要幫助正在吸毒的孩子戒毒,卻總是力不從心,找不到方法,其實大多數爸媽都遇到了同樣的問題,一再看著孩子從吸毒戒毒中惡性循環,而無法給予有效幫助,常常是因為在協助戒毒中犯了三大錯誤,有沒有辦法避免這些錯誤的方法?有的...而且你一定要知道!

1597558614-596857607-g_n
【新聞】「戒毒社團」淪毒品交易站 戒不了還群約「毒嗨」

台北市警方日前接獲報案,指萬華區西寧南路某間旅社內有2名房客內吵架鬧事,警方獲報到場發現房間內的2名男子情緒激動,且房裡還有安非他命,隨即將2人帶回警局偵辦,2人坦承吸毒,並表示因為染上毒癮後參加「戒毒癮社團」,但裡面的社友不但沒在戒毒,反而

1598762754-4080481001-g
「毒」家外送員- 我們與毒品小蜜蜂的距離

近幾年毒品交易方式越來越多,除了特種營業場所外,就連民宅內的毒品,就是毒販經由俗稱「小蜜蜂」的毒品外送員,把毒品賣出去,而為什麼會開始有小蜜蜂的方式販毒呢?又是如何運毒送貨呢?

1595995447-608043547-g_n
暑假正值吸毒高峰期,聽聽過來人怎麼談"毒咖啡包"!

青年學子陸續放暑假,毒品濫用的問題也浮出檯面,今年首季吸毒致死的人數就有42人,其中31人是因為毒咖啡包而喪命。家長或是年輕人,不可不了解毒咖啡包的影響和破壞性!

1594781002-1660744653-g_n
試一試K他命,又不會上癮?!

在我第一次看見毒品的時候,當下反應是:「為什麼有人會吸毒?那到底有什麼好?小時候聽過那麼多長輩及家長都跟我們說毒品千萬不能碰,為什麼還會去吸毒呢?」我內心暗自對自己說:絕對不會去吸毒!誰知,有天跟朋友喝酒,朋友的朋友拿出K他命吸食,他問一句話:「要不要試試看?」

戒毒資源 常見問題

其實可觀察您的家人或朋友是否有以下情形,以分辨其是否有吸毒之行為:

1.生活作息異常,連續幾日未睡或連睡之情況。

2.有聞到疑似燃燒塑膠之氣味,或是發現奇怪的吸食器。

3.臉部或是身體出現類似青春痘,但顏色較深且較硬之安痘。

4.情緒起伏大、易怒、妄想及幻覺。

幫助您永久戒除毒癮

我們的中心提供舒適的環境及專業的技術,幫助戒毒者以自然的方式脫離成癮並重建戒毒者的生活。

請立即來電獲得毒癮的解決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