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戒毒吧!孩子

戒毒吧!孩子
讓我陪你重新開始

三個戒毒少年的故事

威廷,K他命成癮20年,從頻尿、憂鬱到毒駕重傷,最後自殺獲救撿回一條命…

宇儒,從小被貼上問題學生的標籤,高中後變本加厲,抓狂怒吼險跳樓,只因「安毒」作祟…

張煜,初中因好奇吸毒,上癮後一天需喝下20包毒咖啡,偷搶拐騙只為了下一餐的精神糧「毒」…

這些不是八點檔劇情,而是社會上無數個角落都在發生的事,也是在《新生活教育中心》內,常常在家屬來電中可以聽到的陳述。

毒癮問題離這些家庭很近,距離你我也不遠
桃園弒母斷頭案w飯店毒趴女模命案內湖隨機殺人案….回顧台灣許多重大刑案,都跟毒品脫不了關係,而這些事件發生就在你我身邊…

如果毒癮問題現正已滲入你的家庭或是周邊親友,當夜深人靜時別再問:「自己做錯了什麼?」,而該好好想想怎麼拉他們一把…

「朋友都在吸」怎能不試看看?

「暑假青少年犯罪吸毒為大宗」「新興毒品入侵校園」…這類新聞標題你一定不陌生, 青少年染毒問題層出不窮,媒體也曾報導,台中市吸毒學生恐達三至四成,高雄市前鎮分局警察更曾遭販毒青少年反嗆:「班上有過半同學用過毒品,學校裡買毒的同學超過百人,你要一個一個抓嗎?」再再顯示青少年染毒問題嚴重程度,甚至可能遠超過官方掌握數字,而根據衛福部110年各學制藥物濫用通報人數統計,以「高中(職)」最多、「國中」次之,綜合以上得知,國、高中時期的青少年最容易受同儕影響誤觸毒品。

戒毒過來人宇儒,吸下的第一口毒,就是從國中開始…

從小就被老師、父母標上「問題學生」、「壞孩子」標籤的宇儒,有別於家中其他三個兄弟,各自在學業或工作上都有優秀成績,而宇儒卻總是讓師長傷透腦筋,從國二開始拉K (K他命),起初只因看同學在吸毒,自己也想找些樂子,而開始接觸毒品,隨後使用的次數越來越頻繁,高中開始接觸安非他命,從三級跳到二級,吸食次數也從一開始的一個月一、兩次,到後面每天都隨時都要「補」一下,才驚覺自己已經上癮了!

就這樣,宇儒持續用藥時間長達七年,其中包含了各種坊間毒品,最主要的是「安非它命」!

本來只是為了找些樂子,卻越陷越深,越來越無法感到快樂,那時的宇儒,常常問自己「我怎麼都不在快樂了呢?每當我檢視自己、我的所做所為都讓我感到自卑,別人可以腳踏實地,光明磊落的靠自己的雙手創造一片天,而我所作所為的一切卻見不得光,受人鄙視。很自然的,我越來越無法快樂!」

因緣際會下,宇儒透過親戚介紹,進入了新生活教育中心,當宇儒到中心的第一天,內心就知道自己得救了,原本已經絕望的他,看到一絲希望,期盼自己也可以擁有新的生活!內心感動不已!

以下是宇儒畢業時,媽媽給兒子的祝福:

常常在想「教育孩子」的課題,難度怎麼這麼地高?

這一本「家庭教育經」怎麼這麼難念?

宇儒是一位極度聰明的孩子,他認為自己的智商高、口才好、才思敏銳,別人都輸他一大截。在身為媽媽的我來說,就是因為他太聰明了,常常在動歪腦筋,從小就是一位「大錯沒有、小錯不斷」的孩子,做錯事情時總不認錯,一再的為自己辯白;而且,隨著年齡的增長,犯錯的次數與技巧也同樣的與日增長。

在宇儒國三時,有一天接到一通來電,說「宇儒被砍傷,送到醫院急救了…」我嚇傻了,腦筋一片空白,一路上不停的顫抖著,眼淚不停地掉。好不容易到達了醫院,看到了手臂被砍傷的宇儒,我依然止不住顫抖、止不淚水,心中的痛楚,那種痛到極點的痛,我無法形容。—現在回想起來,或許在當時,宇儒就已經在吸毒了吧!

2009年,6月的某一天傍晚,突然地,宇儒開始大喊大叫,口中念念有詞、胡言亂語、情緒很high,接著到窗邊大吼大叫嚷著「謝家出了個神經病哦……」宇儒爸爸懷疑宇儒是喝酒喝醉了?還是嗑葯了?大聲叫嚷之餘,宇儒打開窗戶、爬上窗戶,全家人都被這怪異的行徑嚇呆了,深怕宇儒會失足跌出窗外的我們,全都盡全力的將宇儒抱住,在一陣拉扯之後,最終合力將宇儒送到醫院掛急診打了鎮靜劑,但是這場鬧劇還沒結束,之後,返家休息的宇儒又毒癮發作了,情緒失控了,又趕緊將宇儒再度送醫,再度施打鎮靜劑後的宇儒,清醒後,再度返家休息,痛苦的劇情無限循環。

從毒品惡魔手中搶回兒子

直到孩子送到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才結束這場鬧劇!在宇儒課程結束後返回台北,看到孩子的那一刻,我感受到放心與安心的情緒湧上心頭,因為孩子長胖了,精神變好了,孩子在家開始會幫忙做家事、會和家人分享他自己的心情,聊聊他的內心話,會提到他自己要做的進修計劃。我發現他變得懂事了、變乖了,會去思考自己的未來。

欣慰於宇儒的改變,能夠重新出發。所以,我要重新的、衷心的祝福宇儒,能夠堅定朝自己的人生目標、同時也是正確的人生目標邁進,做一位懂得付出、懂得愛護自己的人。

 

祝福你,我的寶貝!
  來自於媽媽的期盼與祝福

安非他命施用者 自殺率較一般人高達17倍

近年來,毒品濫用人口有逐漸年輕化趨勢,根據衛福部110年藥物濫用案件曁檢驗統計資料分析顯示,通報個案藥物濫用的品項排行,以海洛因為最多,其次則為安非他命、苯二氮平類安眠鎮靜劑、K他命。從統計中也能發現,安非他命在臺灣施用人口急速上升,其中更以40歲以下青壯年族群為濫用安非他命之最大宗。

各年齡層施用毒品數據統計

安非他命是一種興奮劑類的成癮物質,讓施用者反應敏銳、不想睡覺、吃東西,還能啟動大腦的酬償系統,引發愉悅興奮的快感,但多次濫用後將對大腦造成傷害,導致情緒起伏大、思考力變差、出現幻覺等,依據台北市醫松德團隊追蹤1990年至2006年,1480位甲基安非他命成癮個案,發現成癮者死亡率不僅是一般人口的6倍,自殺死亡率更是高達17倍,平均每年每十萬個成癮者中,就有427個自殺死亡,自殺死亡率約為千分之4。

安非他命成癮三階段

安非他命成癮三階段

安非他命從碰毒到成癮可分「正增強、耐受性、長期慢性使用」三階段,所謂的正增強,毒品進人體後都會有開心、興奮感覺,一定會讓人「喜歡」這種感覺,就像許多人愛吃甜巧克力,一而再再而三食用。

當持續使用後接著就會有「耐受性」問題,為追求使用最初的愉悅、亢奮感,量愈用愈多,當耐受性出現就會變得麻煩,一旦停止使用就產生戒斷症狀,像是情緒低落、昏睡、焦慮且坐立難安令人非常不適,造成停毒後會有再吸食的衝動,只好持續使用避免承受安非他命戒斷的痛苦。

娛樂性藥物潛藏的危機

音樂催化,狂歡氣氛高漲,當時20多歲的威廷在舞廳與友狂歡,酒精、毒品成為友情最好的催化劑,看著身旁友人K菸(含有K他命的菸)一根根的拿起吞雲吐霧,威廷覺得好玩,跟著抽了起來,一股暈暈茫茫的感覺貫穿全身,進入舞池跟著大家一起舞動、搖擺…第一次抽K菸的感覺讓威廷難以忘懷,之後便常常跟朋友一起泡在舞廳,一邊吸毒一邊high。 

持續抽K菸沒多久,感覺漸漸麻痺,找不回過去的那股欣快感,威廷就開始拉K(以鼻吸入K他命),發現期待已久的感覺回來了,而且比之前更強烈,甚至有幾次進入了朋友所說的K世界(脫離現實的幻想世界),進入虛無飄渺的奇幻旅程,再一次嘗到刺激感,只要沒感覺了就加量、再沒感覺就再加量,期待再一次的迷幻之旅…

磨K粉

磨K他命 示意圖

K他命變成威廷每天的精神糧食,每天起床就是先「覓食」,從一天5克、用到10克以上。直到有一天上廁所排尿時,一股如刀割的痛感襲來,威廷發現自己不對勁,反覆看醫生、用藥還是一再復發,也愈來愈頻尿,一小時要上廁所數十次,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因為K他命的問題,「拉」太多了!

除了排尿問題,鼻腔也因為長期拉K發炎、發膿、發臭,家人發現威廷在吸毒用藥,被家人大聲斥責後,威廷一氣之下吸了毒精神恍惚的騎車外出發洩情緒,發生了嚴重的車禍,頸椎損傷幾近全身癱瘓,經過長時間的復健才逐漸復原,幾經生死仍無法使威廷下定決心戒毒

戒毒不了喝清潔劑

因長期吸毒導致自卑抑鬱、悲觀厭世,威廷心想自己這輩子大概都戒不了毒了,萬念俱灰之下拿起清潔劑大口大口吞下想結束生命,怕自殺不成又拿刀劃了脖子一刀,被家人發現緊急送醫,才救回一命。

「很多次真的是很氣很氣自己」談起家人,威廷總是充滿苦澀與無奈,恨自己戒不了毒,氣自己帶給家人痛苦,下定決心接受家人的提議到新生活教育中心接受專業協助。

重回軌道的關鍵:勇於接受專業協助

破碎的身體得到修復、囚禁的靈魂得到救贖,經過四個月的課程洗禮,久違的笑容再次出現在威廷臉上,與K他命糾結了20年終劃下句點。 

「我相對其他用藥者來說比較幸運,經歷多次生死關頭都死裡逃生,也因為家人的不離不棄,讓我有機會到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成功除毒癮。」

威廷幫助戒毒者

「我相對其他用藥者來說比較幸運,經歷多次生死關頭都死裡逃生,也因為家人的不離不棄,讓我有機會到戒毒中心成功戒除毒癮。」

威廷有感而發的分享他的經歷,希望能藉由他的生命故事,以及身體力行的幫助,讓更多徬徨無助的用藥者,早日回到一個自己可以掌控的人生軌道上。

娛樂助性 當心沒命

娛樂性用藥(recreational drug use)泛指主要目的為休閒娛樂而非治療生理疾病,且不在醫療監管下施用的一種用藥型態。根據《英國醫學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 BMJ)定義,娛樂用藥物(recreational drugs)涵蓋鎮痛藥、鎮靜劑、興奮劑和致幻劑,常見藥物包括海洛因、古柯鹼、嗎啡、搖頭丸、迷幻蘑菇、大麻等,酒精與尼古丁也在娛樂性用藥範疇之列。

近年時興的娛樂性用藥,則為混合各級不同毒品的咖啡包。由於現在的娛樂用藥者已漸漸不再使用海洛因等生理成癮性高的毒品,而是偏向三、四級混合用藥,以致施用時「不覺得自己在使用毒品」、而是在娛樂,也不認為有成癮性,加上使用娛樂性藥物者多是透過同儕友人的誘惑與教導,主要乃欲融入藥物群體、增進人際關係,但由於使用的人往往不瞭解毒品所帶來的風險與危害,加上不法人士或業者誇大效果的推波助瀾,讓派對用藥的潮流成為近年來不得不重視的一項危機,施用者也可能因一時樂,遺害百年身!

吸食K他命 示意圖

K他命常見戒斷症狀

有人說:「K他命不會上癮?吸一點沒關係?」這是真的嗎?從威廷的故事分享中可以得知。

事實上,愷他命具有成癮性及依賴性,長期使用會造成膀胱發炎、潰爛,只要少許尿量就會疼痛,有嚴重的頻尿和急尿症狀,除此之外也可能導致腦部病變及認知功能障礙,特別是記憶力變差,而在試圖停止使用時,會表現出焦慮、緊張不安、失眠、暴躁等戒斷現象。

K他命戒斷症狀

吸食毒品動機以「好奇」第一

猶如希臘神話中「潘朵拉盒子」故事般,青少年不敵好奇心的誘惑,打開魔盒嘗試了第一口毒,自此所有「希望」就鎖在盒子裡,人生只剩下「絕望」。

根據調查,一般人首次使用成癮物質,大多是受朋友影響, 未滿18歲未成年族群藥物濫用首要原因是「好奇」( 66.7%),其次是「放鬆自己,解除壓力」( 14.2%),第三則是「因朋友有用」(13%),由以上統計數據得知,「好奇」是青少年碰毒成癮的第一步。

「不是都說吸毒很花錢?那錢從哪裡來?」吸毒是從少少的錢開始,上癮了後,每天花很多、很多的錢。可是没有錢怎麼辦?偷、搶、借錢、跟爸爸、媽媽要錢,都比不上藥頭的技倆。他會要你邀約更多同學或朋友來吸毒,「多一個人就可以賺錢,有更多人就可以賺更多錢」,吸毒就像病毒一般,不斷地複製擴散。

戒毒少年「張煜」國中時也因一時好奇而開始染上毒癮,沒想到一用上,停都停不下來。

張煜從小就是讓爸媽頭痛的孩子,國中時加入幫派,打架和翹課變成常態,國三時,家人緊急將其轉往台東的一所鄉下國中,張煜自己也想趁機轉換心情,看自己能否重新開始不同的人生!

未料,張煜到了台東沒有變好,反而更糟,父母遠在台北工作,台東的家中時常聚集用藥的中輟生,更肆無忌憚的利用吸毒來尋求刺激。

因為吸食K他命張煜被關進少觀所,跟同樣有毒癮的同儕關在一起,即使覺得對不起爸媽,一出少觀所沒兩週,又再次淪陷了。一旦依賴上毒品藥物,張煜完全停不下來了,除了K他命外,也開始混用其他毒品,曾一天喝掉二十包毒咖啡包,沒錢了就去偷爸媽的錢,或是拿媽媽的黃金去典當換錢來吸毒。也因為吸毒的關係,連續長達八天沒有睡覺,整個人陷入幻覺中,覺得警察追殺他,一個人在社區跟幻想中的警察玩追逐戰…。

 

等到張煜不想吸毒也停止不了自己瘋狂的舉動時,最終被關進精神病院,所幸雙親並未放棄他,不斷地尋求各式戒毒方法,直到和花蓮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聯繫上,在專員的引導下,透過有效的技巧和張煜溝通,提升孩子的戒毒意願,最後來到花蓮那可拿戒毒中心戒毒,至今已經一年多了。

回憶總總過往,張煜呼籲:「不管如何,千萬不要因一時好奇使用毒品,一試毒恐終身痛苦!若真的不幸染毒也不要放棄自己、放棄家人,只要透過正確的方法,『戒毒』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張煜戒毒故事
青少年藥物濫用大調查

年輕人因為好奇誤入毒品深淵,想要走回頭卻被毒癮緊抓著不放,身心煎熬情何以堪。

- 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總裁 譚熺賢

毒咖啡包常見戒斷症狀

毒咖啡、毒果汁包內容物很不一致,從K他命到安非他命到其他新興毒品都有可能,因此,呈現的戒斷症狀也不一樣,施用者常常出現被害妄想、幻覺、激躁、心跳加速等症狀,甚至有毒癮者因被害妄想及幻覺而隨身帶刀,可能做出攻擊行為。而當施用者停止使用時,就可能出現焦慮、發狂、失眠、沮喪等戒斷症狀。

毒咖啡包戒斷症狀

新生活成功戒毒四步驟

那可拿計畫不只針對濫用毒品同時也處理一個人當初為何吸毒的原因
讓所有從那可拿計畫畢業的人都能走上自由且遠離毒害的新生活

戒斷課程

步驟一、無毒戒斷

當學生完成報到手續後,第一步驟是:不使用藥物的戒斷課程,每一位學生身邊,都有他們專屬的戒斷專家24小時陪伴照顧,在他們需要的時候, 戒斷專家會使用特別的技術來減少學生戒斷期的不舒服與疼痛症狀。

淨化課程

步驟二、新生活淨化

新生活淨化計畫是一套經過周密設計的排毒模式,結合運動、營養品補充及烤箱桑拿排汗,可以有效的將殘餘毒素鬆動釋放,藉由汗水、尿液排出體外,達到身體狀況的改善及精神上的大幅提升,從此他將不再深陷於毒素和藥物造成的心靈紀錄與毒素殘留物對身體的影響之間不斷相互作用的控制之中。

步驟三、客觀性練習

毒品藥物會把一個人的注意力卡在過去的負面情緒中,當成癮者受困於過往的失敗經驗時,是無法觀察眼前所發生的人事物,所以沒有能力使用理性的態度處理生活。客觀性練習是一系列的步驟,把學生的注意力從過去的記憶中移開,轉移到目前身邊的環境,此練習會幫助成癮者變得更穩定要遠離毒品,這是一個極為關鍵的步驟。

步驟四、生活技能

生活技能課程包含:人生不再有低潮、自我價值觀、改善生活狀況,透過有效的練習和學習讓成癮者變得更穩定,且重新獲得他們的個人價值觀。 很重要的是,這些課程能幫助他們,讓他們更有自制力、更有毅力,這些是未來回歸正常生活後遠離毒品藥物所不可或缺的。

那可拿50年歷史 拯救使用毒品的生命

那可拿(Narconon)原文的意思是「沒有麻醉藥品(narcotics none)」,是一個獨特的戒毒重建計畫,開放給所有渴望終結毒癮、重新獲得生產力,並過著無毒無藥生活的人。至今,那可拿計畫全球已經建構了45所住宿型戒除重建中心。

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是全程住宿式且不使用任何藥物的物質濫用康復教育中心,這裡是為了想要遠離毒品、酒精的人所設計的。

我們位於風景優美,適於休憩的花蓮地區,這裡提供了一個安靜與放鬆的環境。協助毒品藥物成癮者遠離他們原本的環境,並可專心地克服他們自身的藥癮問題,重回無毒新生活。

戒毒資源 常見問題

其實可觀察您的家人或朋友是否有以下情形,以分辨其是否有吸毒之行為:

1.生活作息異常,連續幾日未睡或連睡之情況。

2.有聞到疑似燃燒塑膠之氣味,或是發現奇怪的吸食器。

3.臉部或是身體出現類似青春痘,但顏色較深且較硬之安痘。

4.情緒起伏大、易怒、妄想及幻覺。

戒毒學生畢業典禮

「相信就是力量」,若你是吸毒用藥者的家人,請不要放棄,相信事情都會好轉的。 相信自己,相信我們。我們將協助你或你的家人找回生命中最美的樣貌。

幫助您永久戒除毒癮

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提供舒適的環境及專業的技術,幫助戒毒者以自然的方式脫離成癮並重建戒毒者的生活。

免費諮詢專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