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他命戒毒過來人】K毒成癮20年!厭世求死,決心戒毒 逆轉人生


你認為的吸毒者會是怎樣的人?社會上常見的刻板印象中,或許會將吸毒者貼上暴力的、社經地位低的、混黑道、精神異常……等標籤。其實在都會區的用藥類型其實更多是屬於「娛樂性用藥」,以青少年來說,目前最大危害可能就來自party drugs(吃藥炒熱氣氛、甩開日常限制),因為現在是追求娛樂的時代。」藥變得不是禁忌,而像娛樂用品一般。

故事中的主角「威廷」,45歲,新北人,年輕時因娛樂助性而用藥(毒),一用長達20年,多次因為吸毒吸太多闖下大禍,差點失去性命,這位讓家人頭痛不已的重度毒癮者是如何成功戒毒,人生逆轉勝,一起來看看他的故事。

 

【一步行差踏錯的起點】
音樂催化,狂歡氣氛高漲,當時20多歲的威廷在舞廳與友狂歡,酒精、毒品成為友情最好的催化劑,看著身旁友人K菸(含有K他命的菸)一根根的拿起吞雲吐霧,威廷覺得好玩,跟著抽了起來,一股暈暈茫茫的感覺貫穿全身,進入舞池跟著大家一起舞動、搖擺…第一次抽K菸的感覺讓威廷難以忘懷,之後便常常跟朋友一起泡在舞廳,一邊吸毒一邊high。

持續抽K菸沒多久,感覺漸漸麻痺,找不回過去的那股欣快感,便開始拉K(以鼻吸入K他命),發現期待已久的感覺回來了,而且比之前更強烈,甚至有幾次進入了朋友所說的K世界(脫離現實的幻想世界),一次虛無飄渺的奇幻旅程,讓威廷再一次嘗到刺激感,只要沒感覺了就加量、再沒感覺就再加量,期待再一次的迷幻之旅…

 

【掙脫求刺激的輪迴】
K他命變成威廷每天的精神糧食,每天起床就是先「覓食」,從一天5克、用到10克以上,很多。直到有一天上廁所排尿時,一股如刀割的痛感襲來,威廷發現自己不對勁,反覆看醫生、用藥還是一再復發,也愈來愈頻尿,一小時要上廁所數十次,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因為K他命的問題,「拉」太多了!

除了排尿問題,鼻腔也因為長期拉K發炎、發膿、發臭,家人發現威廷在吸毒用藥,被家人大聲斥責後,威廷一氣之下吸了毒精神恍惚的騎車外出發洩情緒,發生了嚴重的車禍,頸椎損傷幾近全身癱瘓,經過長時間的復健才逐漸復原,幾經生死仍無法使威廷下定決心戒毒

因長期吸毒導致自卑抑鬱、悲觀厭世,威廷心想自己這輩子大概都戒不了毒了,萬念俱灰之下拿起清潔劑大口大口吞下想結束生命,怕自殺不成又拿刀劃了脖子一刀,被家人發現緊急送醫,才救回一命。

 

「很多次真的是很氣很氣自己」談起家人,威廷總是充滿苦澀與無奈,恨自己戒不了毒,氣自己帶給家人痛苦,下定決心接受家人的提議到花蓮新生活教育中心接受專業協助。

 

【重回軌道的關鍵:勇於接受專業協助,不要還未嘗試就先想「有沒有效」】
破碎的身體得到修復、囚禁的靈魂得到救贖,經過四個月的課程洗禮,久違的笑容再次出現在威廷臉上,與K他命糾結了20年終劃下句點。
「我相對其他用藥者來說比較幸運,經歷多次生死關頭都死裡逃生,也因為家人的不離不棄,讓我有機會到戒毒中心成功戒除毒癮。」威廷有感而發的分享他的經歷,希望能藉由他的生命故事,以及身體力行的幫助,讓更多偏徬徨無助的用藥者,早日回到一個自己可以掌控的人生軌道上。

【酒精戒癮者】逆子重度酗酒又吸毒險斷命,求助專業、成功戒除救回迷途兒

「我心裡總是不斷的問自己:為什麼兒子會學壞呢?我欠了他什麼嗎?難道是我對孩子不夠好嗎?真的不夠好嗎?」- 邱爸爸

邱耀霆,29歲,桃園人,曾酗酒19年、吸毒17年 從小五喝的第一口酒,到國一抽的第一口K菸,接著混合使用各種毒品,直至人生萎靡,身體壞了、朋友也離開了。 27歲那年更因長期酗酒、吸毒造成全身內出血緊急送醫,從命危通知到撿回一條命,這場人生暴風雨卻未因此停歇,酒癮、毒癮迫使耀霆繼續在刺激與痛苦中掙扎,一邊接受治療,一邊喝酒吸毒,擺脫不了的毒癮就像拴在身上的枷鎖般無法掙脫。

被困在毒品的牢籠中不只是耀霆,就連父母也恍若身處地獄,眼見自己的寶貝兒子日日被毒品控制、摧殘,身為父母更是心如刀割卻無力抵擋,直至28歲那年,經由戒毒機構的協助,終褪去酒癮和毒癮的控制,重新找回自我價值和未來目標,也決定留在戒毒中心接受專業的訓練,幫助更多被毒癮捆綁的人,重啟新生活。

 

墜入安非他命控制 險成殺人縱火犯 – 家人支持全力戒毒 成功逃離人間地獄

「我曾拿著刀架在朋友脖子上要殺他,也曾拖著瓦斯桶到屋裡放火,這些我以為只會出現在電視上的荒唐劇情,卻因為吸食安非他命,成為我血淋淋的人生劇場」..

粘竣傑,今年31歲,花蓮人
17歲那年,當時就讀高中的竣傑,在學校學長的邀約下,第一次開始吸食K他命,之後第二次、第三次毒品的邀約,他也都沒有拒絕…接著,開始混用搖頭丸、咖啡包、安非他命等,持續長達十一年的用藥生活。

22歲那一年,竣傑因吸毒過量,暈倒在車內,得知兒子吸毒,媽媽崩潰大哭卻無力拯救兒子,竣傑也開始厭惡自己,自責為何總戒不了毒,讓家人傷心,於是就只好再使用更多的毒品來麻醉這種痛苦、憤怒的感覺。

吸食安非他命到最後,竣傑的幻聽幻覺更加嚴重,整日疑神疑鬼,懷疑身邊的人都想陷害自己,曾在氣憤之下放火燒房子、也曾試圖拿刀殺害友人,各種荒唐行徑不斷上演,母親天天以淚洗面、父親被氣到住院,才決心到「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戒毒,經過三個多月的課程洗禮,竣傑終褪去毒癮的控制,重新找回自我的價值和未來的目標,留在戒毒中心接受專業的訓練,幫助跟他一樣有毒癮的人🌈

如果你或你的家人現正有毒癮問題,立即尋求專業協助戒治,千萬不要猶豫,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吸毒的家人下一刻會變怎樣…

【安非他命戒毒過來人】染上安毒二十年毆妻脫序行徑不斷家庭破裂、親人絕望找對方法!一次就成功戒毒

「本來車子開的好好的,突然我就把我的車子幻想是戰鬥機,那種幻覺不是只有想法,是很真實的,連看出去的東西都是一條線的,後來經過幾個彎道就撞到山壁…」

張其駿,53歲,桃園人,曾吸食安非他命二十年 其駿是來自桃園眷村的孩子,25歲那年,跟著眷村的一位大哥開始吸食安非他命,一開始吸安,家人不覺得有異狀,興奮又欣快的感覺掩蓋了偷偷吸毒的不安,自認自制力好的他,一直用了一、兩年後,才發現自己不能沒有它,驚覺「我上癮了!」

安非他命嚴重成癮後,其駿開始出現幻聽幻覺,脾氣變得暴躁、疑神疑鬼,不僅因懷疑老婆虐待孩子而對老婆施暴,也常常連續好幾天不睡覺、監聽家人電話、開車撞山壁被送進精神病院等等一連串的脫序行徑,讓家人幾近崩潰… 「在戒癮與復用之中無數次掙扎,感謝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曾是背負著照顧家庭責任的一家之主卻變成全家人的惡夢,其駿親身體會因為毒品和家人決裂、令父母傷透心的過程。和安非他命糾纏20年,重回人生軌道,其駿是如何透過姐姐和妻子的規勸,藉由那可拿的技術,跳脫這個惡性循環的呢❓

【安非他命戒毒過來人】吸毒陷被害妄想症險成殺父逆子.家人始終不放棄,喚回愛兒

「那時候我已經失去理智,我就拿著刀子,然後衝到客廳要殺我爸,我媽哭著擋著我的身體,跟我說要殺就先殺她,我當下其實心裡很難過,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我找不到方法可以戒掉我的毒癮。」…

魏辰峯,36歲,台中人 18歲那年,當時就讀高中的辰峯,因遭遇失戀的痛苦,在同學阿全邀約下到KTV唱歌,並第一次嘗試K他命,他記得當時阿全跟他說:「這個不會上癮,你試試看,可以減輕痛苦。」從那一次開始,只要遇到不開心的事,辰峯就使用K他命逃避煩惱,漸漸的藥越吃越重,便開始嘗試混合使用毒品,搖頭丸、安非他命、FM2等,一個接著一個上癮。

上癮之後,辰峯每天眼睛一睜開就是要找毒品,出門前用、在學校用、在路上用、回家用甚至連睡前也要用,生活完全離不開毒品。曾經因混用毒品突然無法呼吸,全身發抖差點死亡,還曾經在吸毒後失去理智拿著刀子要殺爸爸,媽媽激動落淚,哭求他把毒品戒掉,但對當時的辰峯來說,戒毒談何容易? 長期用毒讓辰峯身體每下愈況,鼻腔、口腔、肺部、腸胃都因吸毒而嚴重發炎受損,一旦發作,就要用更多毒品來壓制,精神狀態也瀕臨崩潰,爸媽帶著他去看精神科、算命改名字、參加法會、打坐、在神明前發誓也曾試著用酗酒來轉移對毒品的渴望,但最後仍無法成功戒毒

最後家人輾轉由北部醫師的介紹下,來到那可拿戒毒機構,當時在家人的鼓勵下,辰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來到中心戒毒,經過幾個月的課程幫助下,終結六年與毒品為伍的生活。戒毒至今已十餘年的辰峯,遇到了真心接受他的另一半,並且結婚生子建立美滿家庭,閒暇時也會和自己的孩子分享自己過去經歷,也希望能以自己過去慘痛經驗,藉由影片的分享,讓社會大眾了解毒品的真相。

【安非他命戒毒過來人】安毒吸到暴力傾向 險成殺人犯 家人感召救回歹囝仔

宇儒,新北市人,從國二開始吸食K他命、安非他命7年,每天躲躲藏藏地過著偷錢、欺騙、賣藥的生活,變成疑神疑鬼的十分痛苦,但也停止不了吸毒的行為。

19歲那年,吸食安非他命到精神失常,誤以為自己聽得到螞蟻走路的聲音、可以跟宇宙萬物溝通,打開家裡的窗戶對著外面大聲吶喊~~嚇到爸媽,緊急將宇儒送醫治療。 在醫院醒來後,宇儒才跟媽媽坦承吸毒,卸下了心中重擔,請求家人協助戒毒,連夜踏上往花蓮戒毒中心的路。

戒毒至今已經11年,不需要依賴毒品的生活很自在,宇儒跟家人也重修舊好,現在和太太一起幫忙家裡經營有機農場,有一個鬼靈精怪的可愛女兒,能夠擁有這般幸福美好,都要感謝家人給予的支持和幫助,更要感謝那可拿的團隊和專業的戒毒技術!

【海洛因戒毒過來人】親情感召歹囝仔:除了吸毒吸死外,還有戒毒這條路!

30年前,當友恭接下國中同學手上的毒品,就踏上了吸毒的不歸路。

️友恭說:「即使母親氣我吸毒,氣到中風,我都沒能跟上救護車,只因身上沒有帶到毒品,我根本不敢出門!」 染上海洛因,花掉上千萬費用和12年的歲月,想戒也戒不掉毒品的誘惑,一邊後悔一邊哭,最後還是繼續吸毒……

直到家庭會議上,家人的親情召喚…………

【海洛因戒毒過來人】吸毒又販毒毀一生,見母下跪心酸楚,決心戒毒回頭是岸

吸毒又販毒毀一生,見母下跪心酸楚,決心戒毒回頭是岸 「我看到媽媽跪在客廳,哭著求我戒毒,我心酸羞愧卻又感到憤怒,我恨我自己戒不了毒。」

俊棋,42歲,高雄人,國中時在同儕的鼓吹下初步接觸到安非他命,23歲那年,異想天開想幫助當時吸食海洛因的前女友戒毒,自認為自制力好的俊棋開始陪著女友吸食海洛因,兩年後,才發現「我也成癮了」。

高昂的吸毒費用,讓俊棋散盡家產,每天連飯也不敢吃,就怕沒有錢買毒品,最後走上販毒、入獄之路,讓家人傷透了心,媽媽甚至下跪淚求,也無法拉回陷入毒品漩渦中的兒子。 2015年戒毒完成至今,人生暴風雨終於停歇,用藥10年後重回人生軌道的俊棋,以自身經歷透過影片分享,帶給更多認為「毒品戒不掉」的朋友們,重新找人生新希望🌈

【K他命戒毒過來人】苦母帶孫,只為毒子回頭

建鋐,台中人,今年36歲,曾用藥長達十多年。

16歲時,一場撞球的聚會,人生從此墜入毒品的黑暗世界,再也没有真實的快樂生活。

因為好奇,這輩子第一次碰毒就是一級毒品海洛因,然而海洛因強效毒性,讓他感到非常的痛苦與不適,但没有讓他從此不去碰毒品,高二那年在一群朋友的慫恿下,再次嚐試搖頭丸,此時搖頭丸帶來興奮與快感,終於陷入無法自拔的毒品煉獄中,為了追求快感又接續不斷使用K他命、咖啡包、安非他命,最終婚姻家庭没了,家中經濟拖垮了,小孩無力撫養丟給年邁的母親,母親為此每日以淚洗臉,而他的身體再也撐不下去了,就在建鋐面臨絕望之際,好友給了他一條改變他一生的建議……

【K他命戒毒過來人】吸毒吸到眾叛親離 活不下去的敗家子 如何克服心癮 成功戒毒?

文森,桃園人,吸食K他命、搖頭丸3年,每天要用掉5克的K他命,高昂的吸毒費用,讓文森變成一個四處拐騙的小偷,不僅盜用公款也偷光家裡的錢。吸毒吸到眾叛親離,內心愧疚到不想活,卻又沒有勇氣自殺,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沒用的孬種?!

失戀+工作的不順遂,讓派對中把玩的藥物,變成了從現實生活遁逃的毒品,不斷給深愛自己的父母帶來麻煩,顏面盡失的文森,更加依賴毒品過生活。K他命成癮後,睡不安穩,就混合使用酒精、安眠藥、鎮定劑,想讓自己一次倒頭就睡,什麼都不要想……

2008年戒毒完成至今,人生從地獄回到了天堂,即使情場失意、工作同業的打壓,甚至合夥人的背叛利用,文森都沒有再掉回毒品的漩渦,依舊保持一顆善良的心,與家人的感情更加緊密。

✅✅文森願意公開自己的過去,一是能夠坦然面對過去,再來是希望幫助吸毒的人走回正軌,恢復更多家庭的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