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癮&藥癮的五大迷思

在台灣大約有10多萬的吸毒人口,酒精成癮者更是不計其數,酒精和毒品的問題隨時隨地伴隨在我們周圍,大眾對毒品、酒精有著不少的迷思,因此毒、藥癮人口不減反增。

迷思一:克服毒癮是意志力的問題

藥物的成癮就是因為神經傳導物質如多巴胺,不斷刺激酬償系統,造成人在毒品上獲得的愉悅感遠遠超過其他一般活動,且持續時間更長,進而使吸毒者對以往喜愛的活動失去興趣,卻一直渴望獲得毒品。因此當毒品成癮時,即使大腦知道毒品有害,但身體對於毒品的渴求已經很難用意志力來抵制。

酬償系統深化吸毒的愉悅感,進而使人對毒品更加渴望,造成吸毒者對毒品上癮,此時邏輯思考已無法阻止吸毒者追求吸毒的快感。

迷思二:成癮是一種無法治癒的疾病

大眾普遍認為,毒癮是無法戒除的,一日煙毒犯一輩子就是煙毒犯。毒癮其實是可以戒除的,第一步,你需要的是完整的戒毒計畫,並且努力貫徹實施。那可拿戒毒計畫中會補充大量的維他命、礦物質,加上充足的運動和休息,使得身體調節多巴胺的機制恢復正常。

迷思三:毒癮者在成功前,必定會先跌到谷底

民間有一句俗語:「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掉淚」,許多民眾都認為吸毒者必定是走投無路時才有戒毒的意願,事實上讓吸毒者越快戒毒越好,在問題尚未深根蒂固前剷除,對整個家庭的負擔可以降到最低,那可拿的專員會針對有需要幫助的家庭提供協助,讓吸毒者本身建立戒毒的意願,使他們願意戒毒

迷思四:戒毒都是強迫性質的

毒品成癮是十分令人無奈的。一般的強制勒戒單位是以強制力來進行非成癮者自願,所以成效有限,通常勒戒完成會正常一陣子,很快就故態復萌了。在那可拿戒毒的學員是自願的,所以想要戒毒的人可以直接聯絡我們,或者家中有成癮者需要啟發戒毒意願的,我們可以請專員提供專業的協助。

迷思五:戒毒都是無效的

許多的吸毒者都會嘗試戒毒,不論是自己戒毒、強制勒戒、醫院的戒毒門診、民間的戒毒單位等等,國內許多治療方案都只是採用一個合法的藥物來抑制毒癮,一旦藥效退去,想吸毒的想法又會產生,但真正戒毒應該是使當事人恢復健康,回歸無毒無藥的生活,那可拿採取無毒無藥的方式進行戒毒,並且經過專業的「新生活淨化課程」將身體殘留的毒素排出體外,使學員回歸健康,所以對於許多吸毒者而言,那可拿戒毒重建計畫是他們不可或缺的。

Narconon臺灣是全臺獨一獨二以科學為程序的戒毒中心,我們採取無毒無藥的方式,幫助毒癮者永久克服毒癮,如果你的親人身陷「毒品」的困擾,請馬上連絡我們。

我們就在這裡準備好幫助毒癮者了。

戒毒後的自白-阿國

阿國因為同村朋友的介紹使用安非他命,當下感覺其實也沒什麼就是精神很好兩天三不用睡覺,所以不知不覺持續吸食,最後每天都要依靠安非他命過日子,最後被警察找上門來,送進去勒戒。

吸毒被警察找上門的當下,老婆十分生氣的離家出走,好在勒戒結束老婆也就回來了,並且說戒毒就戒毒,連續三年都沒有碰觸毒品,但是和勒戒中出來的朋友聯繫的關係,又接觸安非他命,這一碰兩年多最終被老婆發現,為了挽回老婆,我跪著請求原諒並且再次戒毒,這一戒又是三年,三年來天天帶著老婆女兒出去可以說是最快樂的時光。

只是那時候我利用賣安非他命維持生計,賣著賣著我就偷偷摸摸的吸,最後我的個性整個改變,不想跟家人出去玩,出門想買個不辣的東山鴨頭,只因為老闆加了少許胡椒,老闆說不會辣,我就搥那老闆,去吃麵老闆請我移車一下,我不爽就砸店,整個變得反常易怒。

Waiter on a break
Igor Ovsyannykov
那可拿戒毒:
在姐姐的勸說下,來到那可拿戒毒,我也想藉此來挽回老婆和女兒,經歷的戒斷、新生活淨化課程、生活技能課程最後我成功戒毒。

為了改變,決定把以前犯的所有錯誤告訴警方,他到了花蓮吉安分局,告訴警察:「我以前是販毒、販得非常大,也是一個吸毒者,曾經也拿槍開過人,現在槍已經繳出去了,販毒犯了很多年,害了非常多的人,我對以前所做的事非常抱歉,我把我所做的壞事都寫下來,如果你想看請你打開來看,我對這些事非常慚愧,現在我已經改過自新,我以後會幫吸毒者走回正常的路。」

警察:「很好啊,改過就好,碰毒一世人撿角,不要碰毒麻~」

接著把反毒小手冊放在警察局的櫃台,給有需要的人,阿國事後說,其實進去時很緊張,只是他不斷告訴自己要去面對,不管發生什麼就是去面對,當完成這個任務出來他覺得很開心、全身充滿活力,他知道這只是第一步,以後要做得還有很多,才能繼續活得很有意義,很有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