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被毒品問題搞到快煩死了?什麼是又快又徹底的戒毒方法?

吸毒行為折磨家人,何時才能結束?
吸毒行為折磨家人,何時才能結束?

毒品的危害不只傷害身體,還會破壞家庭關係,因為毒品吸下去後,很多不理智的行為會隨之而來,是吸毒者沒碰毒品時絕不會做的蠢事,所以,設法幫他戒毒就成為首要問題,但,到底該如何幫他戒除毒癮呢?
其實,要根除毒品問題,最關鍵的是去除毒品對身體及心靈留下的潛在影響,並找出會去吸毒的原因!
那麼,有什麼方法可以戒毒呢?
該如何救我的孩子?
6/22下午兩點,我們將舉辦兩個小時的分享會。
在分享會中,我們邀請到有20年輔助戒毒經驗的講師。他曾幫助過遭遇各式絕境的成癮者,不管多麼無助的情況,最終都有辦法得到解決!

這些人中,有幾位狀況比較特殊的人:

1️⃣多次進出監獄長達八年的海洛因成癮者,他曾經在家人的協助下關在家裡戒毒、吃藥戒毒、打排毒針緩解戒斷症狀,但還是戒不掉。
2️⃣也有自行停用海洛因五年,但停藥期間脾氣十分失控,最後在無聊的驅使下又接觸安非他命,一度失控到做出傷害孩子的舉動,最後家人都避開他
3️⃣還有咖啡包及彩虹煙的重度成癮者,在毒品的作用下,豪賭狂賭欠下大筆賭債,差點賣身到柬埔寨,仍無法停止吸毒……

毒品的問題一天沒解決,生活中總會不斷出現狀況……

講師譚熺賢:「那可拿的團隊盡全力要幫助吸毒者找出持續吸毒的動機,因為吸毒者創造出來的負面問題不單只是影響到他本身,甚至牽連到家庭與社會。唯有他回歸正常生活,他的家人才可能變得幸福,許多社會問題也才會減少!戒毒的歷程,我經歷過、也陪著他們經歷過,我將分享戒毒路上的捷徑,用最有效的方式重新回歸無毒的人生!」

現在就報名6/22(六)下午2點,免費線上講座

https://forms.gle/FTfQuktHuTrjn1ce7

妳,累了嗎? [2024年"盡快戒毒"分享會]

吸毒者好難搞

「怕兒子半夜出門,一年多來我每天都睡在客廳。」「怕他沒吃東西,就買好食物放在冰箱;擔心他在外惹事生非,只能不斷跪求菩薩救救我兒子。」「他在外面欠錢,討債到家裡了,我只有一一幫他還清。」無奈地媽媽們說。

   我對兒子這麼好,他為什麼還惡言相向? 

如何讓吸毒者戒毒分享會

新生活教育中心過去20幾年來接到的求助電話中,許多吸毒者不願意戒毒,就算他的親人為了幫助他,花費了極大的心力、金錢與時間,卻很難跨出第一步。這確實不是件容易的事,過去這些年,在戒毒諮詢專員與吸毒者家人們的合作下,有獲得一些成果,希望透過分享這些技巧與方法,可以給家人或輔導志工一劑強心針,在面對吸毒者時更有確定感與方向!
內容關於:
●如何讓吸毒者有戒毒意願?
●吸毒者是雙面人?講一套卻做一套!?
●吸毒者難溝通?處理的技巧跟方法。

講師簡介:
🎯無犯罪促進會執行長 譚熺賢
國內毒品戒治及預防專家,16年毒癮過來人,曾任那可拿新生活戒毒中心執行長,嘗試各種方法協助沒有意願的吸毒者走上戒毒之路,幫助無數人成功戒毒。
101年度全國反毒有功人士 ( 毒品戒治組 ) 
102年度第17屆十大艾馨獎得主
103年「金舵獎」罪犯矯正類得主

5/18(六)下午兩點  "盡快戒毒"講座 歡迎報名!

或撥打報名專線:03-8671369

毒癮關的住嗎?[我戒毒的三種方法]

戒毒成功
戒安非他命原來差這麼多
 暴躁的安非他命吸毒者還有救嗎?

 

安非他命,是我絕對不會碰的東西。因為…

在我的家鄉,那是沒原則的人才會碰的。

那些吸食安非他命的毒蟲衍生了很多問題,都被貶稱為「藥仔組」的。

 

安非他命是良藥

第一次失戀,那時真的很痛,唯一能讓我緩解的方法就是喝酒,一直喝…喝到過量,感覺快要死掉,趴在地上狂吐。那時,我請朋友幫忙叫救護車,但隨著死亡慢慢逼近,我覺得救護車來不及救我,腦海閃現朋友說的:「吸安非他命就不會酒醉」,所以我請有用安非他命的朋友快點拿給我。

他原本拒絕我,勸我:「還是叫救護車吧!」

我大吼,不理性地命令他:「你去拿!現在!馬上!」

吸完後,哇!真的很神奇,才一口,噁心嘔吐頭暈的那些症狀,緩解非常多。那時覺得安非他命好厲害,幫助我不會酒醉的好東西。

就這樣,我對安非他命有不一樣的認知…

 

安非他命賦予我的超能力

吸食安非他命不到一年,我開始會聽到不同的人跟我講話。就連住在30公里外(大約台北到桃園距離)的小弟弟,我都聽得到他的聲音,而且還可以跟他對話!剛開始我半信半疑,但漸漸地我肯定自己有超能力,「一定是昇華到另一個層級,不然怎麼可能有辦法跟遠方的人聊天~我根本就是行走基地台。」

 

爸媽要害我!

有一天我在樓上,聽到樓下的爸媽說:「竣傑最近怪怪的,我們是不是該裝個監視器,他都會自言自語,這樣鎖在房間,不知道在幹嘛…」幸好我有聽到,但我不動聲色,只需等他們裝完監視器後,小心避開,就不會被他們發現我有吸毒。

因為監視器的鏡頭是黑色的,最小可以跟筆尖一樣,所以只要是黑色的不是平滑面可拆卸的地方,都有可能是監視器,我都會用膠帶黏起來。

雖然,已經盡力排查,但,還是躲在廁所吸安非他命比較保險!沒想到,爸媽非但沒有停手,甚至,連廁所都裝,而且還是可同時錄音錄影的監視器,這樣他們才能存留證據,好讓我接受法律制裁!

我只好再想其他方法…我把棉被一蓋,在棉被裡吸安非他命。安全!

但爸媽沒有放過我,持續緊迫盯人…

那天,聽到父母聊天提到”警察”。

如果真的報警,我就完蛋!一定要立刻處理!當天晚上我一把火燒了那個裝滿監視器的房間,順便結束自己的生命。

火焰熊熊燃燒,我沒有死,卻將家人的生命推向死亡邊緣。

消防隊滅完火,激動地說到:「你們再慢幾分鐘,就會燒到陽台,那裡都是瓦斯桶,會直接爆掉,到那時候沒一個人能活命!」

我聽到也沒有什麼感覺,只是沉沉睡去。

隔天媽媽找來好多親戚,圍著我。媽媽直接丟出安非他命吸食器:「我在你房間發現的!」

我堅決否認:「那玻璃裡面裝的根本不是安非他命,是因為你們監視監視我,所以我才故意做出吸毒的動作,其實裡面根本不是毒品,不然你們拿去驗啊!」

 

第一次家人幫我戒毒

「那你去看醫生。」(家人要帶我去精神病院)

我心想,反正精神病院關不住我,絕對有辦法逃走!

所以毫不猶豫就答應:「好啊!」

沒想到,那裡連電話都不能打,我只好留下;每天活動一成不變,除了吃藥、睡覺、畫畫,有時會另外安排活動,但每天都想要吸毒…

住了42天,也累積了42天的渴望,就像餓了很久那樣。所以一出精神病院,我就吸毒了。

吸毒後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我沒救了…都已經去精神病院戒了,還失敗,看來,我這輩子應該就這樣了…」

 

第二次他們仍沒有放棄

出院返家後,我火燒的房間被家人整理乾淨,連一包藏在天花板的安非他命都不見。從那天起,我就被軟性監控,因為媽媽把我的車鑰匙、所有證件、銀行卡都收起來,連我要出門,家人也會找各種理由要跟隨,最後我只好放棄。

後來,媽媽乾脆帶我去大陸玩,24小時都在一起,持續測試我還有沒有毒癮。

就這樣持續看管我三個月,雖然無法出門,但就是有辦法弄到安非他命~

如果你說:「你就是不想戒毒。」我覺得你說對一半,因為每當渴望毒品的時候,安非他命一吸下去,整個人才會舒服;但是,反撲而來的低落、暴躁、跟家人關係破裂…同時也把我撕裂。

我在矛盾中度日,內心的天使跟惡魔不斷地拉扯…

 

第三次他們竟願意再幫我

有一天,媽媽來房間叫我,說新生活教育中心職員陶威正張其駿在樓下,想找我聊聊。

我知道一定是跟我談戒毒的事,怕他們是詐騙集團,就事先知會朋友:「如果那兩個人搞我,我要對他們不利,你們那時候要幫我。」

最後卻超乎我預料,因為他們吸毒的經歷跟我的很像,而且他們說的"那可拿烤箱"好像有點屁用。

我決定去試試那個戒毒課程

剛到中心的時候,那些遠方的朋友多少會鼓勵我(後來才知道是幻覺幻聽);但要我跟爸媽溝通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裝監視器的卑鄙行為,這輩子我都不可能原諒他們。

後來,烤箱課程完成,把我的毒癮逼出、排出體外,就不會再渴望吸毒了。

那時,我爸媽還是持續用中心的監視器盯我,所以在做客觀性練習的時候,我故意對著監視器露屁股,想說:既然你們要看,我就給你們看個夠。

在客觀性練習中,我慢慢梳理過去發生的一切:

「原來!以前覺得是那麼肯定的事情,竟大多都是幻覺…」

整個人好像醒過來,原來以前的生活是煉獄

戒毒過程中的考驗,推著我去突破極限、挑戰自我,隨之而來的是確定感:我絕不會再去碰毒品!

離開中心,我也真的做到了!非常感謝我出生在這樣的家庭,不管我變得多糟,仍視我為家中一份子,爸媽從來沒有放棄我,他們很有智慧的找到那可拿,並願意讓我去戒毒。

 

總結我的三次戒毒經歷

精神病院、家人看守、那可拿戒毒中心

1. 精神病院:會給我吃藥壓制毒癮,讓我覺得呆呆的,把毒癮壓制下來,但我內心對毒品的渴望壓不住,毒癮仍在。

2. 家人看守:雖然無法出門,但賣毒的人願意幫我外送毒品,還讓我欠錢;家人又不可能 24小時盯著我,仍有辦法得到毒品。

3. 那可拿技術:逼出毒癮。用烤箱把體內毒品殘留物排出,那裡的輔導員會利用那可拿技術來引導我,找回責任感與對未來的希望,並且,讓我有辦法擦亮雙眼,遠離會拖我下水的”好”朋友。

如今,我的生活不再只有毒品!

這個戒毒技術真的很厲害,職員救了我一命!所以畢業後,我繼續留下來,讓跟我有一樣經歷的人也能得到這份自由,無毒快樂的自由!!

—— 阿傑2024年4月4日

善惡一念間

善惡一念間

善惡一念間

#來自中心個案督導長美惠的輔導心得
過年期間,享受短暫卻滿滿幸福的天倫之樂後,工作也是滿滿欣喜,一位學生畫了一張圖送我,慶祝他自己的改變!畫的是「客觀性課程」練習中,看到自己的天使面與惡魔面!

這張圖畫來自學生小宇,他是一位心思細膩敏感的藝術家,過去曾因為理想丶美好情境求不成而對家庭有所怨懟,錯把損友當隊友一起犯下了種種反社會的事,養大了心中的悪魔,背棄了父母家人的愛忘了自己是來當天使的!罪惡感使他嚴重貶低自己,生命力受到嚴重擾亂!也由於他很敏感特別容易受到刺激!好幾次在課程中遇到刺激,也拎了好幾次行李準備離開中心

每次事件起,他還是想起家人,就會打電話回去説自己「熬不住了」,小宇的父母總是小心異異的關心詢問,以及學習如何柔軟的鼓勵他能留下繼續課程,然後不斷祈禱,耐心等待我回覆他們「小宇的課程又過一關」的好消息!

所謂「關關難過關關過」,我們團隊總是不輕易放棄任一個走進來的學生。執行長常說:「我們盡全力協助個案成為『最終有價值產品-不再使用毒品藥物的生命』。就算還不是或沒成功,他們留在中心一天,他們的家人就安心一天,社會就安全一天!」。雖然小宇還有一段長路要走,過程像波浪般起起浮浮,但每次穿越後困難後,總是比上一波再成長了!每每小宇的心得分享傳來,總是敲心的!

留在中心的學生像過了一個最孝順的年,對父母而言已數年不曾享受如此安心的年了!不必再花一生的時間擔心接到壞消息的電話。能夠在晚上睡覺而不必擔心家人在哪裡。

您身邊也有這樣一位令您憂心忡忡、讓您每日無法安心入睡的家人嗎?請立即來電03-8671369,將有專員協助您。  

戒毒後球來就打

戒毒後球來就打

戒毒後球來就打

小天,18歲,基隆人,三年前因感情失落開始使用K他命,之後也陸續使用咖啡包及笑氣,身體也漸漸亮起紅燈,一個多月前在家人的鼓勵下來到中心,就在今天順利完成了烤箱(淨化)課程,並寫下滿滿收穫,一起來看看吧!

「完成了烤箱淨化課程,想當初進入烤箱前的我心浮氣躁,精神跟專注力都十分不足,但自從我開始了烤箱課程後,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我發現我的脾氣漸漸在改善,不再像之前那麼火爆,我已經可以控制我的脾氣,到了烤箱後期,我的精神越來越好,反應越來越快,也變得更加專注!過去吸毒時的我無法專注,就連用大顆的排球來打棒球都打不到,但是現在,『球來就打』!

我也告訴我要對自己更有信心,讓我穿越一些過去不開心的事,也謝謝我的夥伴與我一起完成烤箱課程,現在的我,終於變回了以前那個開朗、樂觀的陽光男孩了!」

找回你身邊的陽光男孩,走出毒癮陰霾。                         

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https://getoffdrugs.org.tw/
戒毒諮詢專線:03-8671369   

戒酒 找回家庭的和諧

戒酒 找回家庭的和諧

戒酒 找回家庭的和諧

🎯家人每天酗酒履勸不聽?
🎯為什麼一喝酒就像變了一個人?
🎯總是戒不掉喝酒的習慣該怎麼辦?
如果你也遇到以上的問題,請閱讀以下阿永的故事,或許能夠給你一些改變現況的方向:

學生阿永過去曾有一段時間使用安非他命,在自己停用安非他命後,他發現跟家人爭吵的情況仍然持續著,那時候的他選擇用酒精來麻醉自己,沒想到酒一下肚,跟老婆的爭執就更劇烈了,造成生活上更多吵鬧,所以他的老婆一直在尋找各種方法想要幫助他,最後找到那可拿,阿永也覺得自己應該做出改變,就聽從老婆的建議到了新生活教育中心解決酒癮問題,想要藉由那可拿技術找回和諧的家庭,與那個充滿朝氣的自己。

阿永說道:「進中心的前一晚都怎麼都睡不著,看著身旁熟睡的老婆,想著明天就要跟她分別一段時日,這讓我心情久久無法平復,就算開始進行戒斷課程,也會不時想到老婆,因為過去我的生活用品都是老婆幫忙準備的,不過我沒有因此放棄,反而更努力地去適應中心的生活、認真去體會課程要帶給我的東西,因為我已經答應老婆要幫他找回最初那個好老公。

雖然踏進那可拿那一刻起,身心起伏很大,但我自己決心上好每個課程,讓我最大感受的是「客觀性練習」的課程,真的給我很大的收穫,還有「人生不在有低潮」和「自我價值觀」課程,也讓我得到很多幫助,現在的心真的很平靜,也相信我自己能真正從酒精中脫離。」

毒品及酒精多量使用都會造成麻醉的效果,它們讓一個人對現在發生的事物及生活的現實麻木不仁。
因此戒毒戒酒課程的第一步 『戒斷』會有 『客觀』 、『 援助法 』、 『處在那裏』 、『 面對 』等練習,目的是把一個人的注意力從過去的事件或造成他困擾的事物中拉回現在身處的環境中,並協助他降低身體的不適,提升他面對人事物的能力,這些演練都很重要都是為了之後的戒毒課程打基礎。有效的練習和學習能使戒癮者變得更穩定,並且更有自制力、更有毅力,進而達到戒除毒酒癮的目標。

給自己或家人一次脫離酒癮、改變現況的機會,請立即來電諮詢03-8671369
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https://getoffdrugs.org.tw/

分辨善惡 決心改變

分辨善惡 決心改變

分辨善惡 決心改變

到底為什麼會吸毒呢?這是許多諮詢家長的疑問,甚至連許多吸毒者心中都存在這個問題?

事實上:       

不好的環境、不好的朋友、錯誤的價值觀,這些複合式的影響就會造就吸毒的行為,而當中最重要的就是建立正確的自我價值觀,因為正確的價值觀會讓我們遠離錯誤、遠離誘惑,改正自己的缺失。

在那可拿生活技能課程當中,作法是,透過實際的課程練習來灌輸個人成功必備的生活技能。 這些就是在毒品成癮中掙扎的人時常忘記或從未知道的技能。

有效的練習和學習讓他們變得更穩定,且重新獲得他們的個人價值觀。 很重要的是,這些課程能幫助他們,讓他們更有自制力、更有毅力,這些是讓生活遠離毒品藥物所不可或缺的。

而現在學員阿傑學習的,正是「人生不再有低潮」 

阿傑的戒毒課程進入尾聲,在進行「人生不再有低潮」的課程,課程中會提到如何分辨什麼是社會人格者、反社會人格者。他在當中發現,原來他根本無法分辨哪些是好朋友、壞朋友,結果都跟反社會人格者相處,不懂得拒絕,進而接觸毒品,沉淪其中,阿傑分享心得時,是這麼說的 :

「我研讀完了此書後,一一分析,有讓我吃驚地發現與收穫,知道了長久以來自己的行為很對不起家人,還有明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原來是接觸了哪些人,跟他們相處久了,卻後知後覺,不知其中的可怕。
完成『人生不再有低潮』這個課程的收穫是,知道如何分辨善惡,讓充滿決心改變的我、想擺脫過去的我、有極大的解脫,接下來的生活裡我將會善用所學,把正、反社會人格者的特性烙印在我的腦海裡,使自己永不再陷入人生之低潮。」  

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https://getoffdrugs.org.tw/
戒毒諮詢專線:03-8671369

從新生活,開啟新生活

開始使用K他命及咖啡包~

開始使用K他命及咖啡包~
小宏,18歲,屏東人

16歲那年,當時就讀高一的小宏,在一次朋友的邀約之下,開始使用K他命及咖啡包,之後陸陸續續使用,漸漸的發現自己越來越離不開毒品。染上毒癮後的小宏也因此常常翹課,高二那年因吸毒暴瘦15公斤,接著休學、說謊騙錢買毒、和家人吵架的劇情不斷上演,讓自己及身邊的親友都感到身心俱疲,最後終於在家人的溝通及堅持之下來到中心戒毒

來到中心三個多月的小宏,已經順利完成了戒毒課程並寫下滿滿的心得收穫,一起來看看吧!

「一開始在戒斷的時候,我感覺這裡很『蝦』,戒斷的不適以及重複指定動作的練習,讓我覺得很煩躁,感謝同學的陪伴及職員的鼓勵,讓我在每次想回家時開導我,給我動力繼續撐下去。

後來進行的烤箱淨化及客觀性練習課程(幫助戒毒者,擺脫他吸毒時的注意力,以回到當下的時刻),我發現自己情緒度漸漸提升,與夥伴溝通也變得更好。

而在最後的理論課程,我從中獲得了很多寶貴的資料,也是收穫最多的階段,我把每一本書要教我的都牢牢的刻在我腦海中,足夠我受用一生,感謝輔導員願意多給我那麼多的資料來讓我學習,我現在都能夠融會貫通來運用了,現在的我已經迫不及待,要去享受未來的人生了」

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https://getoffdrugs.org.tw/
戒毒諮詢專線:03-8671369

來自海洛因戒毒的一封信

來自海若因戒毒的一封信

來自海若因戒毒的一封信

#來自海洛因戒毒者的一封信📨

你好,我是戒毒過來人 阿凱,過去我是一個海洛因成癮者,2015年6月,我大姐把我從鬼門關救了回來。當時我是真的想要放棄自己,自己雖然戒過三年,但因為無法面對很多生活中的難題,加上跟女朋友吵架,導致自己又開始施打海洛因,這種掙扎的過程真的煎熬,不必我多說,你應該也很清楚。

現在我找回了健康與自信,我的家人和你的家人一樣,從來沒放棄,他們只是不知道如何幫起,因為我們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他們,讓家人傷心和絕望。我們心裡都清楚不能再欺騙他們,但毒癮來了,就非用海洛因不可,真的是難以抗拒啊!

我想告訴你,人生真的可以重來,過程雖然辛苦,但你重生後的未來是無限的。

慶幸在5年前,家人帶著我到花蓮戒毒讓我整個人清醒過來,找回了跟人們相處的方式,跟家人有好的互動,遇到事情也會動頭腦分析且理性去面對,就在那時候,我找到可以活在這世間的原因,我的人生已經揮別海洛因,邁向一個嶄新的未來
只要你願意,相信你也可以 
by 戒毒過來人阿凱

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https://getoffdrugs.org.tw/
戒毒諮詢專線:03-8671369

曾因吸毒導致家庭關係險破裂…

曾因吸毒導致家庭關係險破裂,希望能夠脫離毒品

曾因吸毒導致家庭關係險破裂,希望能夠脫離毒品

阿邵,40歲,台中人,使用K他命、咖啡包、笑氣、酒精等成癮十多年,曾因吸毒導致家庭關係險破裂,希望能夠脫離毒品,找回正常的人生,恢復正常的生活。
來到中心的阿邵,經過四個月的課程洗禮後脫胎換骨,在完成課程後寫下了他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以及學習中滿滿的收穫,一起來看看吧!

「很開心終於把困擾自己將近二十三年的壞習慣完全戰勝了,還記得四個月前來中心的路上,坐在火車上時,心裡對戒毒中心有些未知的困惑,卻有想把吸毒的壞習慣戒除,心中有些矛盾和懷疑,到底會不會戒毒成功呢?進到中心的那一刻,失落的心情更加重了,因為我知道真的要開始面對了,到了戒斷室,一開始無法適應,感覺自己失去了自由,睡了一晚起來失落感沒有了,看著美麗的山景、聽著職員介紹中心的一切,我發現這裡與我想像的不一樣,除了沒辦法外出,但還是很自由,有自己的時間,也有好吃的伙食。         

到了烤箱,強烈的感受到自己不再受圖片(腦中的影像)影響,身體變化很大,恢復了元氣也更有精神,本來打算烤箱結束後就要離開中心,但一直聽到學長說:『課程真的很有收穫、也很有趣。』自己也漸漸對課程改觀,決定留下來學習,在教室的理論課程也讓我收穫滿滿,慶幸自己沒有半途離開,因為在課程中,讓我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有了很大的改變,我不再像以前想一步登天,靠胡作非為賺錢,現在我除了戒毒成功不再渴望吸毒,我的心態也改觀,我想成為一個有品格且負責任,能夠真正體會到真實快樂的我,這是我最大的收穫!

感謝中心所有的職員在這四個月的照顧與指導,在這裡所有的人、事、物,都是我學習的一切,中心真的很棒,最棒的是我不只在這戒毒成功也完全蛻變了,我準備好迎接新的人生,太棒了!」

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https://getoffdrugs.org.tw/
戒毒諮詢專線:03-8671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