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札特也彈奏不出的毒品折磨

莫札特也彈奏不出的毒品折磨

停用毒品藥物時,最難受、折磨人的部分就是相關的戒斷反應,特別是某些毒品的反應特別劇烈,讓毒癮者非常害怕停藥,因而選擇回頭吸毒。舉例說,當海洛因毒癮者開始戒斷,他們會感覺自己像生重病一樣,出現:流鼻水、嘔吐、腹瀉、肌肉筋攣、盜汗、忽冷忽熱、坐立難安、煩躁易怒、起雞皮疙瘩、全身無力、想睡卻睡不著,甚至在精神上會有生不如死的感覺。使得海洛因成癮者極度渴望再用藥,這痛苦的身心折磨,讓他們不顧一切地想辦法(偷拐搶騙)拿到錢,好立刻吸毒

每種毒品在戒斷時的反應都不盡相同,大多數人比較熟悉的是酒精戒斷,其症狀可能伴隨著癲癇症發作、四肢顫抖、心悸、失眠、發燒、厭食、緊張焦慮和震瞻性瞻妄(噩夢、喃喃自語、看到不存在的東西),這反應讓酒癮者極度痛苦。

是不是死了就可以解脫?
毒癮者卡在繼續吸毒會慘死;停止使用毒品藥物也會死的狀態,進退不得。當毒癮者卡在生死兩難之間時,提供他更多的替代性藥物,並不足以解決這個難題。

還記得11年前我帶的一位海洛因成癮者:年輕的小高剛去當兵,在新生報到時,爆發嚴重的戒斷症狀,被誤以為精神分裂而送往軍醫院治療。後來被軍中退役,家人將他送往戒毒中心,隔天他出現海洛因戒斷的每一種徵狀,痛苦得無法入睡,吵著要回家,欺騙大家說:「他已經戒毒成功了!」,我們深知,小高只要一回家就是繼續吸毒,便努力勸他留下來奮鬥。


職員不時幫他按摩身體、協助他泡熱水澡、少量多餐的餵粥與營養補充品,過程中,小高飆汗的速度,必須每小時更換床單和薄被,職員不說二話的勤勞更換,讓他感受到團體的鼓舞和耐心陪伴。戒斷第四天,有體力散步時,陪小高到海邊,對海狂吼、大罵三字經,以發洩他煩躁的高漲情緒。職員輪3班、24小時的悉心照料,10天之後,小高的作息正常了,每晚能睡2~3小時,這已經是他好一陣子不曾嚐過的睡眠滋味。

裹著糖衣的毒藥
當然,不是每一種毒品藥物的戒斷過程都這麼悲慘,各種毒品有其不同的獨特戒斷過程。我以時下年輕人較常用使用的兩種毒品為例:

(1)安非他命戒斷症狀:嗜睡(叫不醒)、腰痠背痛、咳痰、極度疲累、多夢、完全沒有食慾,只想睡覺。過了昏睡狀態後,暴飲暴食、憂鬱、沮喪、疲累、煩躁、心神不寧、覺得未來沒有希望。

(2)K他命戒斷症狀:懶散無力、心情煩躁和焦慮、淺眠、胡思亂想、悲觀和否認自我、胃部不適、無食慾、強烈的心理依賴(無時無刻想要拉K)、一心執著要拿毒品(難以壓抑的強迫性衝動)、腰痠、尿尿會有疼痛感、情緒易引爆。

K他命的戒斷並不會造成強烈的身體不適,讓年輕人誤以為K他命不會上癮,一旦增加使用的頻率和時間,吸食者的消化和泌尿系統,就可能造成永久性的傷害。最可怕的還在後頭,揮之不去的心理依賴,呼喚著成癮者繼續吸食,以致無法回復正常生活。K他命堪稱為本世紀最邪惡的毒品藥物。

小莫的毒品戒斷心得


『停用藥物第五天了,一開始真的感覺度日如年,每天做重複的事,讓我感到很挫折,也一直想著外面的生活跟過去用藥的情景。

但是退藥後的那天開始,我覺得像跨過一道牆,一切都快速地轉好,我對周遭開始能真實的感受,慢慢接受陽光、腳步也走得很踏實。才發覺過去吸毒的日子,原來這麼荒唐,我不知不覺走入虛假的世界,身旁的家人、朋友們,卻活在現實中看著我墮落,內心一定很心痛。但高興的是:我來到新生活教育中心,再也不想去碰毒品了!』

參考 資料:認識酒精戒斷症候群| 衛教資訊| 便民衛教| 衛生福利部基隆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