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戒毒 還給我的孩子一個真實的爸爸

還給我的孩子一個真實的爸爸

有一種女孩在感情上重傷後,會逼自己過度堅強,因為這樣才不會那麼受傷....

到了夜晚,阿維時常在陽台上對著窗外大呼小叫,因為他的耳邊時常傳來鄰居阿姨的漫罵,罵他怎麼可以吸毒吸成這樣子,他就跟那個聲音抵抗;偶爾會傳來鄉下阿嬤的呼喚:叫他不要再吸毒,連身邊最親近朋友也會在他耳邊唾棄他,阿維感覺到不管走到哪裡都會有人罵他,所以他不斷地搬家,只是那個聲音從沒消失。

有一次,阿維吸食安非他命吸到一半,發現剩下的安非他命不見了,那個聲音告訴他是哥哥拿走的!阿維生氣地大吼哥哥,當哥哥到他房間,那個幻聽又告訴他:「哥哥要傷害他, 你快打他,你一拳就可以打死他。」他信以為真,揍了哥哥,他們大打一架,最後他是被幾名警察制伏,這時是阿維用安非他命的第8個年頭,他時常會躲在屋子的角落吸食安非他命

只要他吸毒的那段時間,每當女兒要接近他,都會被他趕走,女兒開始對他產生了距離…

後來阿維被家人送到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戒毒,完成戒毒課程後,他有這樣的感動:

完成中心所有課程回到家裡後,我運用自己所學到的方法面對身旁的人事物,和家人彼此都會運用良好的方法溝通,跟女兒也建立起以往沒有的互動模式,讓她們感受到爸爸的真實存在,再也不是以前那個只會躲在房間默默吸毒,不然就是拼命儲值花大錢在網路虛擬遊戲上的那個爸爸了。

阿維說道:「這次結業後回來發覺到自己真的不會想再去用毒品!也開始討厭毒品!而且我也真的遠離跟毒品有關的一切。

經過長久的毒品控制,這回真的醒了,從以前勒戒、精神療養院、兩趟的中心教育,這一路吸毒累積下來對家人的傷害,多麼深多麼久,又花了這麼多時間及金錢…

使我領悟到~人的一生中有兩種路,一條是『墮落』,一條是『覺悟』。

對家裡的環境我不再視而不見,對小孩的責任及活動也都會去參與,使得兩個女兒現在都好愛好愛我,我感覺到他們有接收到我給的父愛!

父女关系,决定了女儿未来的夫妻关系!

我會繼續保持下去更上一層樓,讓前妻真的感受到我的改變,也謝謝中心所有職員的教導讓我戒掉毒品,改掉所謂的「壞習慣」 重回正常的生活。

 無毒的生活其實很棒也很有自信!」

戒毒/酒諮詢專線:03-8671369


(為了保護隱私,照片不顯示實際的Narconon學生或畢業生。)

孩子讓我陪你 重新開始

孩子讓我陪你 重新開始

孩子讓我陪你 重新開始

#吸毒者家人的真實告白

【絕望母逼吸毒兒起誓戒毒:再吸!媽媽不得好死】我是一個平凡的職業婦女,在家中自營的餐廳工作,我有疼愛我的先生以及四個寶貝孩子,擁有幸福美滿的婚姻和家庭,然而,幾年前,因為兒子結交損友染上毒癮,致性格大變,家庭失和,一切都變了調…

#陽光健康的帥兒子轉變為暴躁冷漠的陌生人

最疼愛的小兒子小宇,笑起來總像絢爛的陽光一樣溫暖,不知曾幾何時開始,變得越來越安靜,開始對人不理不踩,也漸漸的不太與家人互動,常常把自己關在房內一待就是一整天。原以為兒子只是沉迷電動,而不疑有他,直至有一天的夜晚,我開門進了小宇房間,赫然發現小宇正在拉K,在發現的當下,我難以置信眼前這個正在吸毒的人是我的孩子,氣到全身癱軟無力,要求小宇當場發毒誓不再吸毒,要是再吸毒就讓「媽媽不得好死」。

即便小宇我在面前發下毒誓,但小宇還是沒有因此而戒掉毒品,我知道他內心深處是想要戒毒的,對他來說這個毒癮也是十分煎熬無法擺脫的,甚至到後面他覺得自己像是廢物一般,完全自我放棄的沉淪在K他命之中無法自拔,對於我們這些家人來說,又何嘗不是萬般無奈和痛苦,這時我總算了解,什麼叫「一人吸毒全家痛苦」。

#膀胱纖維化劇烈疼痛苦不堪言

長期拉K後的小宇,造成膀胱嚴重纖維化,每當排尿時就會劇烈疼痛,一次也只能尿一、兩滴,每晚上數十次的起床排尿影響睡眠,索性乾脆尿在床邊的垃圾桶裡。

#醫嚴厲警告:再繼續吸 做再多的手術也沒用

小宇前後做了6次膀胱手術,最後,泌尿科醫師嚴厲的對小宇說:「只要你繼續拉K,即便你做再多再多的手術都沒有用!」才讓小宇下定決心到花蓮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戒毒,經過幾個月的課程洗禮,我感覺到我熟悉的兒子回來了,活力和笑容在他身上重新展現,課程結束後,小宇並且決定留在戒毒中心幫助和他一樣有毒癮問題的個案,我支持他的決定,也為他有著這份回饋社會的心感到驕傲。

最後,奉勸家有毒癮者的爸爸媽媽們,面對用毒家人,除了給予支持和陪伴外,更重要的是尋求專業協助,才能真正幫助身陷毒癮問題的家人,走出煉獄重啟人生。

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https://getoffdrugs.org.tw/
戒毒
諮詢專線:03-8671369

今夜,我們都笑了

平時愛開玩笑的陳同學,今天很異常!對人不打招呼、緊繃著一張臉,我很納悶: 「 他怎麼了? 」

晚上一天的課程結束後,陳同學一個人默默地坐在籃球場邊的長椅上。

我從側邊偷偷瞧著他,他的嘴角居然上揚著。

我問他什麼事那麼開心啊?

陳同學說:「我真的真的很謝謝中心。

先前做烤箱程式的時候,就已經讓我的味覺恢復了,我才發現以前吃東西是沒有味覺的。

後來進行課程的時候,壞脾氣又上來了。兩天前我打電話跟老婆說:我不做了,要回家!老婆就哭了… 昨天晚上想到把老婆弄哭的事,就沒辦法睡好…

今天我故意要磨自己的耐性,來這裡就是要改變的不是嗎!所以,我在做客觀性練習時,就都不和別人說話,不管是對學員或職員,我都不交談。在進行客觀性練習的前10分鐘,我還會卡在把老婆弄哭的事情,但持續做下去,後來可以很專心地做、就不會想了。真的就專注地一直做、一直做。今天我連手錶都沒戴,就是要讓自己不要去看時間,避免看了時間就會急、就會覺得煩。會覺得:怎麼練習做了這麼久也才過30分鐘而已,然後會一直去想到底怎麼樣才會過。

後來,做著做著,我發現當我在教室不同的角落觀察著前方時,看到的東西都不一樣:從教室的某一個角度看出去,能看到外面的太陽光,讓我覺得很舒服;我突然發現在小教室裡的光線,和大教室的光線是不同的,大教室的光線比較亮。然後我就領悟到:若是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同一件事情,事情不一定就是那麼糟糕的啊!

我決定從現在起,每天都要從零開始。這樣做起練習來真的收穫多很多!

非常感謝職員彥蓉執行長花了很多時間指導我、開導我,我真的有聽進去,收穫真的變得好大!」

我倆的笑聲劃破夜晚的寂靜,今晚是滿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