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吸毒害媽媽喘不過氣,這招讓家庭回歸信任

吸毒如何影響家人
吸毒怎麼害到媽媽
我吸毒像給母親脖子上架一把刀

剛開始用K他命我很收斂,只要家裡有人,就不敢吸毒,但隨著年齡增長,我持續使用毒品,而且根本不理會其他人,就算家裡有人,我也會利用那0.1秒的間隙,趁著他們在忙的時候拉K。

 

第一次被發現

我阿嬤是第一位發現我吸毒的人。

那天在房間內用K他命,正當我朝門的方向吐菸時,阿嬤正巧走進來,加上桌上有白粉跟卡片,她生氣地問我:「你在做什麼?怎麼會吐煙?吐那是什麼菸? 怎麼會有卡片? 」

雖然阿嬤不知道K他命是什麼,但知道那是毒品,說要告訴家人。

我求她不要告訴其他人,保證:「我一定會戒掉!」

之後,每次被她抓到我在吸毒,我總會答應她:「下次一定會改!」

她只能很氣地打著我手臂:「你這個孩子怎麼這樣。」

然而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吸毒,有一天阿嬤突然哭著跟我說:「我隱瞞了這麼多年,沒辦法再瞞下去了,一定要說,不說出去很痛苦……」

她說完就打電話給我媽,媽媽聽後立馬放下工作跑回家,開始罵我「毒品這種東西你也敢碰!唉~沒用了!」希望罵完後我可以懂事一點。

那時,我覺得無所謂,只要小心一點,不要被家人發現就好;只是一次在路上遇到攔檢,警察發現我放在車廂的K他命,就把我帶到警局作筆錄,家人保我出來的時候一臉絕望。

阿嬤更是後悔地哭著說:「早知道我第一次發現他吸毒就告訴你們,也許也不會害他變成這樣。」

之後他們都會緊緊地跟著我,我就想辦法躲起來偷偷吸毒。

有一天不知發生什麼事,我只記得跟媽媽有爭執,她好像撞到我還是抓著我的頭碰撞到牆上的鏡子,只記得那一瞬間,血從頭往下流淌,當下我好難過「為什麼我跟媽媽之間的關係會變成這樣……」

事後媽媽跟我道歉,苦口婆心地跟我講,希望我不要再碰了,只要有看到戒毒相關的資訊都會給我看,鼓勵我:「別人可以戒掉毒品,你肯定也可以。」

 

如同刀架在脖子上的煎熬

媽媽時不時就會鼓勵我,直到有一天她受不了,對我說:「我對你心軟,但你是怎麼回報我的?還是繼續吸毒啊!根本就是在糟蹋我,我收集這麼多資料給你,你也是左耳進右耳出,現在我不想用這種方式了,我要讓你知道什麼是『失寵』的感覺。」

那次之後,媽媽都不理我了,不叫我吃飯,也不跟我講話,一見面就把我當空氣。

終於她開口講話了,第一句話卻是:「你怎麼沒死,為什麼不去死一死。」

「你這樣,讓我每天都好像被刀架在脖子上,快喘不過氣。」

就這樣,一整年我跟媽媽都沒有聯絡。

直到舅舅看不下去了,勸我要主動跟媽媽道歉,「難道要繼續這樣跟你媽互動嗎?」他反問我。

我也認同舅舅的說法,於是打電話給她。剛開始她會直接掛掉,但我有空又會再打,幾次之後她終於接電話了,我趕緊說:「對不起!」對面傳來的卻是沉默,這一分鐘讓我有點擔憂,怕她不認我這個兒子。

 

從冷漠到分析後果

幸好她沒有要跟我斷絕關係,她冷淡地問:「阿嬤勒?請她聽電話。」

雖然她沒有原諒我,但至少比不理我強。

家人到後期,不知道是不是有請教專家,他們對待我的方式跟之前不太一樣。

舅舅會像朋友一樣的跟我聊天。

舅舅:「你常說你是靠自己的薪水吸毒,又不會影響其他人。但你捫心自問,吸毒後的那幾個小時神智不清,有辦法專注嗎?連寫字也沒辦法吧,這樣你要如何工作?不都是其他人分擔你的工作嗎?而且你吸毒的模樣被客人看到(我家是開店的)他們會願意來買東西嗎?這樣你的收入會變少啊~你只看到前面的好處,可是後面的影響你怎麼都看不到……」

剛開始我都只是:「喔。」「喔。」「喔。」的回應,因為覺得自己是做錯事的小孩,只能安靜被他們罵。

後來我覺得這樣不行,會開始把心中的想法告訴他們。

這期間,我知道我該戒毒,但怎麼也戒不掉,所以乾脆懲罰自己不能吃飯,不管有沒有吸毒都不吃。

他們看到我這樣很心疼:一個好好的孩子,怎麼變得悶悶不樂?這樣身體怎麼撐得下去……

家人看不下去,找我聊:

「拜託你戒毒好嗎!我們沒有辦法幫助你,打也打了罵也罵了,試過這麼多方法,你還是沒辦法靠自己的意志力把毒品戒掉,我們找個戒毒中心,好不好?」

我那幾天都沒有吸毒,相對比較理性,就答應:「對啊,這樣也將近20年了。」

他們提議:「你想不想去花蓮戒毒中心看看?」

我:「好啊,真的戒不掉的話就去!」

 

去花蓮玩

那天聊完後,大約兩個月後,我又被警察抓。

舅舅無奈地說:「我才跟你講完你又……,唉……」

但他沒有罵我,反而問我:「這個中秋連假有沒有休息?」

我:「有。」

舅舅:「好!我安排假期陪你出去玩。」

假期當天,舅舅開著車來接我,出門前媽媽還有其他家人都來送我,叮囑我要乖!我跟他們道別後就出發了。

舅舅一路從宜蘭帶我玩到花蓮,「花蓮扁食」、「剉冰」、「臭豆腐」都帶我去品嚐,還帶我去太平洋公園看海景,真的好美!我心裡暗自發誓「這次回去我一定不會再用了!」

一路上的風景真的很新奇,開著開著,舅舅開到了一個像是私人的土地,停下車來問我:「你準備好了嗎?」

我:「準備什麼?」

舅舅:「花蓮那個地方。」

我:「好。我之前答應你了,可是我沒有帶行李。」

舅舅把後車廂一個裝得滿滿的行李交給我,我就跟著他進了新生活教育中心的大門。

可能他們曾經預告過,所以我沒有太多排斥,就想要了解這裡到底是如何戒毒的。在這裡的生活,有什麼我就學什麼,學了好多外面沒學到的東西;我知道該怎麼處理生活中的狀況,不再像之前一樣,遇到事情就逃避,或以吸毒的方式面對困難。很高興我家人把我送到對的地方,我自己也肯用心學習,職員們又很用心教導,才能創造通通贏的局面。

戒毒課程完成後,跟家人相處模式都改變了。我出去前會報備目的地,他們也很放心我,不會像之前總擔心我是不是又去吸毒。

我會沉澱一段時間,協助家人彌平過去的傷痛,也練習安排讓自己無聊的時間;其實,以前一到下午四、五點,我就會開始做怪(吸毒),但現在,根本不會有那方面的想法,一有空閒,就投入正當的活動。也會去避免跟吸毒時的朋友來往,因為其後果我已經看得很清楚了,那種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我要讓自己重新來過,恢復無毒無藥的生活!

 —–2023年2月25日 阿銘分享

無法回頭的吸毒路,一招解除家人的折磨

戒毒成功
戒安非他命原來差這麼多
 暴躁的安非他命吸毒者還有救嗎?

 

安非他命,是我絕對不會碰的東西。因為…

在我的家鄉,那是沒原則的人才會碰的。

那些吸食安非他命的毒蟲衍生了很多問題,都被貶稱為「藥仔組」的。

 

安非他命是良藥

第一次失戀,那時真的很痛,唯一能讓我緩解的方法就是喝酒,一直喝…喝到過量,感覺快要死掉,趴在地上狂吐。那時,我請朋友幫忙叫救護車,但隨著死亡慢慢逼近,我覺得救護車來不及救我,腦海閃現朋友說的:「吸安非他命就不會酒醉」,所以我請有用安非他命的朋友快點拿給我。

他原本拒絕我,勸我:「還是叫救護車吧!」

我大吼,不理性地命令他:「你去拿!現在!馬上!」

吸完後,哇!真的很神奇,才一口,噁心嘔吐頭暈的那些症狀,緩解非常多。那時覺得安非他命好厲害,幫助我不會酒醉的好東西。

就這樣,我對安非他命有不一樣的認知…

 

安非他命賦予我的超能力

吸食安非他命不到一年,我開始會聽到不同的人跟我講話。就連住在30公里外(大約台北到桃園距離)的小弟弟,我都聽得到他的聲音,而且還可以跟他對話!剛開始我半信半疑,但漸漸地我肯定自己有超能力,「一定是昇華到另一個層級,不然怎麼可能有辦法跟遠方的人聊天~我根本就是行走基地台。」

 

爸媽要害我!

有一天我在樓上,聽到樓下的爸媽說:「竣傑最近怪怪的,我們是不是該裝個監視器,他都會自言自語,這樣鎖在房間,不知道在幹嘛…」幸好我有聽到,但我不動聲色,只需等他們裝完監視器後,小心避開,就不會被他們發現我有吸毒。

因為監視器的鏡頭是黑色的,最小可以跟筆尖一樣,所以只要是黑色的不是平滑面可拆卸的地方,都有可能是監視器,我都會用膠帶黏起來。

雖然,已經盡力排查,但,還是躲在廁所吸安非他命比較保險!沒想到,爸媽非但沒有停手,甚至,連廁所都裝,而且還是可同時錄音錄影的監視器,這樣他們才能存留證據,好讓我接受法律制裁!

我只好再想其他方法…我把棉被一蓋,在棉被裡吸安非他命。安全!

但爸媽沒有放過我,持續緊迫盯人…

那天,聽到父母聊天提到”警察”。

如果真的報警,我就完蛋!一定要立刻處理!當天晚上我一把火燒了那個裝滿監視器的房間,順便結束自己的生命。

火焰熊熊燃燒,我沒有死,卻將家人的生命推向死亡邊緣。

消防隊滅完火,激動地說到:「你們再慢幾分鐘,就會燒到陽台,那裡都是瓦斯桶,會直接爆掉,到那時候沒一個人能活命!」

我聽到也沒有什麼感覺,只是沉沉睡去。

隔天媽媽找來好多親戚,圍著我。媽媽直接丟出安非他命吸食器:「我在你房間發現的!」

我堅決否認:「那玻璃裡面裝的根本不是安非他命,是因為你們監視監視我,所以我才故意做出吸毒的動作,其實裡面根本不是毒品,不然你們拿去驗啊!」

 

第一次家人幫我戒毒

「那你去看醫生。」(家人要帶我去精神病院)

我心想,反正精神病院關不住我,絕對有辦法逃走!

所以毫不猶豫就答應:「好啊!」

沒想到,那裡連電話都不能打,我只好留下;每天活動一成不變,除了吃藥、睡覺、畫畫,有時會另外安排活動,但每天都想要吸毒…

住了42天,也累積了42天的渴望,就像餓了很久那樣。所以一出精神病院,我就吸毒了。

吸毒後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我沒救了…都已經去精神病院戒了,還失敗,看來,我這輩子應該就這樣了…」

 

第二次他們仍沒有放棄

出院返家後,我火燒的房間被家人整理乾淨,連一包藏在天花板的安非他命都不見。從那天起,我就被軟性監控,因為媽媽把我的車鑰匙、所有證件、銀行卡都收起來,連我要出門,家人也會找各種理由要跟隨,最後我只好放棄。

後來,媽媽乾脆帶我去大陸玩,24小時都在一起,持續測試我還有沒有毒癮。

就這樣持續看管我三個月,雖然無法出門,但就是有辦法弄到安非他命~

如果你說:「你就是不想戒毒。」我覺得你說對一半,因為每當渴望毒品的時候,安非他命一吸下去,整個人才會舒服;但是,反撲而來的低落、暴躁、跟家人關係破裂…同時也把我撕裂。

我在矛盾中度日,內心的天使跟惡魔不斷地拉扯…

 

第三次他們竟願意再幫我

有一天,媽媽來房間叫我,說新生活教育中心職員陶威正張其駿在樓下,想找我聊聊。

我知道一定是跟我談戒毒的事,怕他們是詐騙集團,就事先知會朋友:「如果那兩個人搞我,我要對他們不利,你們那時候要幫我。」

最後卻超乎我預料,因為他們吸毒的經歷跟我的很像,而且他們說的"那可拿烤箱"好像有點屁用。

我決定去試試那個戒毒課程

剛到中心的時候,那些遠方的朋友多少會鼓勵我(後來才知道是幻覺幻聽);但要我跟爸媽溝通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裝監視器的卑鄙行為,這輩子我都不可能原諒他們。

後來,烤箱課程完成,把我的毒癮逼出、排出體外,就不會再渴望吸毒了。

那時,我爸媽還是持續用中心的監視器盯我,所以在做客觀性練習的時候,我故意對著監視器露屁股,想說:既然你們要看,我就給你們看個夠。

在客觀性練習中,我慢慢梳理過去發生的一切:

「原來!以前覺得是那麼肯定的事情,竟大多都是幻覺…」

整個人好像醒過來,原來以前的生活是煉獄

戒毒過程中的考驗,推著我去突破極限、挑戰自我,隨之而來的是確定感:我絕不會再去碰毒品!

離開中心,我也真的做到了!非常感謝我出生在這樣的家庭,不管我變得多糟,仍視我為家中一份子,爸媽從來沒有放棄我,他們很有智慧的找到那可拿,並願意讓我去戒毒。

 

總結我的三次戒毒經歷

精神病院、環境隔離、那可拿戒毒中心

1. 精神病院:會給我吃藥壓制毒癮,讓我覺得呆呆的,把毒癮壓制下來,但我內心對毒品的渴望壓不住,毒癮仍在。

2. 環境隔離:雖然無法出門,但賣毒的人願意幫我外送毒品,還讓我欠錢;家人又不可能 24小時盯著我,仍有辦法得到毒品。

3. 那可拿技術:逼出毒癮。用烤箱把體內毒品殘留物排出,那裡的輔導員會利用那可拿技術來引導我,找回責任感與對未來的希望,並且,讓我有辦法擦亮雙眼,遠離會拖我下水的”好”朋友。

如今,我的生活不再只有毒品!

這個戒毒技術真的很厲害,職員救了我一命!所以畢業後,我繼續留下來,讓跟我有一樣經歷的人也能得到這份自由,無毒快樂的自由!!

—— 阿傑2024年4月4日

我賣電子煙就被家人送去戒毒[16歲小宇的故事]

我沒吸毒,卻在戒毒課程中改變人生
我沒吸毒,卻在戒毒課程中改變人生
[真實故事]高中生小宇只有賣電子煙卻被家人送到戒毒中心上課

「我沒有吸毒,根本不需要戒毒,我要回家。」是與高中生小宇剛見面,他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剛來時他瘦瘦的,長得一臉聰明伶俐,因為不認為自己應該在戒毒中心待幾個月,所以顯得悶悶不樂, 雖然他的表述跟他母親說的狀況有些出入,但我們很清楚這裡的課不管有沒有吸過毒的人,都會有收穫,因為這些課程的目的不僅僅為了戒毒,而是幫助一個人提升責任感、溝通表達…等處理生活的能力

而小宇也確實在戒斷課程(停藥)中,獲得了很棒的收穫,他覺得看出去的感覺好像不一樣了,視野變亮!但是,他還是想要回家。

戒斷過後,是淨化身體及心靈的烤箱課程,會處理未完全代謝出體外的毒素,除了毒品殘留物,還包括我們平常可能攝入的農藥、洗潔劑的香水…等殘存體內的化學物質,隨著烤箱的進行,他烤出了耐心與活力,開始覺得留在這裡也不錯,沒機會跟媽媽起衝突。

隨著身體變好,心情自然而然變得開朗。原本沉默寡言的他,越來越願意講出自己內心的想法。

漸漸地,我們拼湊出他的故事:「高中生的他,有很多想買的東西,同學都有自己的零用錢可以買,就他沒有,所以跟家人要,但媽媽覺得沒必要給零用錢,小宇很不滿,跟家人起了爭執,最後他乾脆自己賺錢,騙家人要去補習,把那些錢拿去買電子煙再轉賣給同學。沒想到,同學在學校抽被教官發現,追溯源頭後,他的行為被發現了,小宇媽也被請到學校。

因為這件事,加上他偶爾偷抽香菸的行為,讓小宇媽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想:『他肯定是變壞了』,於是帶他去進行毒品檢測。後來拿了一個陽性反應的報告要他去戒毒。」

聽到這裡,我們就有了疑惑:「你不是說你沒吸毒嗎?怎麼會被驗到呢?」

他一臉無所謂:「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那樣,所以一開始來很不情願~但現在很謝謝家人,因為是來到這裡我才有機會知道,原來我一直活在自己的角落裡驕傲、自滿;但其實世界那麼廣闊,不虛心向他人學習,就沒有機會改進自己的不足。

在課程中,我好像坐上時光機,以前總總歷歷在目。那時候做事衝動、不顧後果,總是讓家人為我操煩、幫我收拾爛攤子,我卻嫌他們囉嗦。要不是這課程訓練我用新的角度看事情,我會繼續做自認為對的事情,任性的對抗爸媽。

因為那時我很在意同學對我的看法,尤其是負面的攻擊跟流言,常常因此受到影響然後動怒或怪到家人頭上,但上完其中一堂,我突然豁然開朗:『對啊!我幹嘛要讓別人控制我的喜怒哀樂?他們再怎麼抨擊我,都改變不了我能夠散發出去的價值!』現在,我不再擔心流言蜚語,也不渴求正面讚賞,因為,只要對自己有自信、認清自己的能力,就可以把生活規劃成自己想要的樣子,做自我的主宰!

但是一想到家人,我還是無法面對,畢竟以前爸媽說什麼我就頂嘴、處處跟他們作對,很擔心家人不會原諒我,有可能罵我,幸好輔導員一直鼓勵我,最後我硬著頭皮打電話給他們,原以為會被唸,沒想到他們竟然跟我道歉。可以互相理解的感覺真好,那些負面情緒都釋放掉了,好像脫胎換骨,整個人都變輕了。

短短三個月左右的課程,我體會到許多做人處事的道理,也了解到過去的自己是怎樣的糟蹋身邊的人...雖然過去的我很糟糕,但我現在及未來無可限量!我會讓自己成為能幫助別人成長的人!」

 

其實大部分來戒毒的學生,也跟小宇剛開始的態度很像:不太甘願!他們可能覺得自己不嚴重,或者自己就有辦法戒掉毒品,但隨著課程的進行,才發現,原來自己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學,可以更有能力、也值得更好的生活!

如果你或你的親友有類似的狀況,一定要把握這個改變的機會>>>開始那可拿戒毒計畫

戒毒過來人告訴你,為什麼那麼多人想要吸毒?

戒毒過來人告訴你,為什麼那麼多人想要吸毒?

戒毒過來人告訴你,為什麼那麼多人想要吸毒?

以下內容來自新生活教育中心戒毒畢業生阿亦(化名)撰寫,文章經編輯整理後刊登    

我最近去玩八里的卡丁車,這種刺激感很爽,也覺得自己頗有天份,只差0.26秒進前十名,這種刺激和快感讓我對卡丁車充滿熱愛,回想那時的感覺,讓我想起過去年少輕狂時的我,總是不怕後果的往前衝,尤其是沒有人要觸碰的領域,我更想去了解,所以最後在毒品的世界沉淪,也在吸毒戒毒之間磋跎了青春。

戒毒過來人告訴你,為什麼那麼多人想要吸毒?

說實在的,過去的我天真的以為自己可以突破這「毒品的世界」,能夠去分析出每一個人為什麼碰毒品的原因,去體會為什麼會沉淪的原因。但是,毒品終究是毒品,他已經打亂我的邏輯、控制我的思緒,更不用忘想要去突破它。

當初會去使用毒品,不為什麼,無非就是想要尋求這未知的刺激感而已,我想,這也是大多用毒者想要嘗試毒品的原因-「刺激感、新鮮感跟好奇」。那種對刺激的渴望,就好像學生時期抽菸,如果家裡沒有煙牌,偷抽就會覺得特別刺激、特別爽,倘若家裡放任給你去抽的時候,反而覺得沒有feel,可能就會想去嘗試更刺激的。

戒毒過來人告訴你,為什麼那麼多人想要吸毒?

「我要造時勢,而不是被時勢牽著走」這樣狂妄的想法卻是我年少時的座右銘,雖說,的確有人可以造時勢,不過用錯地方,那就會執著在那,執著在錯誤的地方。

總而言之,奉勸大家,不要狂妄的以為自己可以隨意進出毒品世界、不要天真的以為自己可以掌控毒品,因為最終被玩弄在股掌之中的只會是自己。

戒毒過來人告訴你,為什麼那麼多人想要吸毒?

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https://getoffdrugs.org.tw/
戒毒諮詢專線:03-8671369

我擺脫了海洛英

我現在已經4X歲了,在吸食海洛英20年的過程中,我不斷地和太太在找尋戒毒方法,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去一間民間戒毒醫院,毅元自己表示:我跟太太就知識水準不高,看到有戒毒機構就去,結果整個戒毒的過程就是躺在醫院的小房間中,醒了就被注射鎮定劑,然後繼續昏睡,餓了醫院就給點乾糧,然後又被打鎮定劑,整個過程完全是非人的待遇,像是畜生一樣被對待,最扯的是有一次,太太帶家人來看我,在過程中我睡著了,當我醒來時已經是兩天後了,而後回到家,走路完全不能走,幾乎是雙腳原地踏步,喝水就從嘴角露出來,整個人都已經無法過生活了,到後來只想以自殺結束這個黑暗的人生。

後來什麼美沙酮、什麼替代療法,知道的醫院也都跑了,但是仍然無法解決海洛英成癮的問題,最後在網路上找到「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看著無毒無藥的理念,覺得國外引進的技術會不會比較厲害,所以就進來嘗試了。

「無毒戒斷」的過程真的很痛苦,身體扭曲、痠痛,感覺椎心刺苦的疼痛,像是骨頭間都有東西在鑽動,但是在戒斷專員的努力下我還是撐過來了。

新生活淨化」,我因為吸毒的關係,身體其實已經給我敗壞的差不多了,體力?已經沒有了,還有肝硬化第二期,全身已經被毒品侵蝕的差不多了,但是在淨化課程開始前都要先跑步30分鐘,對我而言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不到5分鐘我就無力,後來進入烤箱,整個像是在烤肉我整個撐不住,但是說也奇怪,接下來的一個月,我持續的運動,烤箱淨化、營養品、維他命、礦物質等等的補充,我最後居然可以持續慢跑30分鐘,伏地挺身50下不是問題,真的是讓我太驚訝了,根本比我年輕時候還猛,也讓我更期待接下來的課程。

「客觀性練習」

這個練習對我來說很奇妙,不知不覺修正一些不好的習慣,改正平常待人處事的小毛病,吸毒前我講話都是心不在焉、不會看人,要說不說,心思完全不會放在跟我說話的那個人身上,但是經過課程的學習,我現在可以面對面、心平氣和的與人溝通,待人處事謙和誠懇,讓我對往後的課程充滿信心,相信我可以越變越好。

成功戒毒 還給我的孩子一個真實的爸爸

還給我的孩子一個真實的爸爸

有一種女孩在感情上重傷後,會逼自己過度堅強,因為這樣才不會那麼受傷....

到了夜晚,阿維時常在陽台上對著窗外大呼小叫,因為他的耳邊時常傳來鄰居阿姨的漫罵,罵他怎麼可以吸毒吸成這樣子,他就跟那個聲音抵抗;偶爾會傳來鄉下阿嬤的呼喚:叫他不要再吸毒,連身邊最親近朋友也會在他耳邊唾棄他,阿維感覺到不管走到哪裡都會有人罵他,所以他不斷地搬家,只是那個聲音從沒消失。

有一次,阿維吸食安非他命吸到一半,發現剩下的安非他命不見了,那個聲音告訴他是哥哥拿走的!阿維生氣地大吼哥哥,當哥哥到他房間,那個幻聽又告訴他:「哥哥要傷害他, 你快打他,你一拳就可以打死他。」他信以為真,揍了哥哥,他們大打一架,最後他是被幾名警察制伏,這時是阿維用安非他命的第8個年頭,他時常會躲在屋子的角落吸食安非他命

只要他吸毒的那段時間,每當女兒要接近他,都會被他趕走,女兒開始對他產生了距離…

後來阿維被家人送到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戒毒,完成戒毒課程後,他有這樣的感動:

完成中心所有課程回到家裡後,我運用自己所學到的方法面對身旁的人事物,和家人彼此都會運用良好的方法溝通,跟女兒也建立起以往沒有的互動模式,讓她們感受到爸爸的真實存在,再也不是以前那個只會躲在房間默默吸毒,不然就是拼命儲值花大錢在網路虛擬遊戲上的那個爸爸了。

阿維說道:「這次結業後回來發覺到自己真的不會想再去用毒品!也開始討厭毒品!而且我也真的遠離跟毒品有關的一切。

經過長久的毒品控制,這回真的醒了,從以前勒戒、精神療養院、兩趟的中心教育,這一路吸毒累積下來對家人的傷害,多麼深多麼久,又花了這麼多時間及金錢…

使我領悟到~人的一生中有兩種路,一條是『墮落』,一條是『覺悟』。

對家裡的環境我不再視而不見,對小孩的責任及活動也都會去參與,使得兩個女兒現在都好愛好愛我,我感覺到他們有接收到我給的父愛!

父女关系,决定了女儿未来的夫妻关系!

我會繼續保持下去更上一層樓,讓前妻真的感受到我的改變,也謝謝中心所有職員的教導讓我戒掉毒品,改掉所謂的「壞習慣」 重回正常的生活。

 無毒的生活其實很棒也很有自信!」

戒毒/酒諮詢專線:03-8671369

今夜,我們都笑了

平時愛開玩笑的陳同學,今天很異常!對人不打招呼、緊繃著一張臉,我很納悶: 「 他怎麼了? 」

晚上一天的課程結束後,陳同學一個人默默地坐在籃球場邊的長椅上。

我從側邊偷偷瞧著他,他的嘴角居然上揚著。

我問他什麼事那麼開心啊?

陳同學說:「我真的真的很謝謝中心。

先前做烤箱程式的時候,就已經讓我的味覺恢復了,我才發現以前吃東西是沒有味覺的。

後來進行課程的時候,壞脾氣又上來了。兩天前我打電話跟老婆說:我不做了,要回家!老婆就哭了… 昨天晚上想到把老婆弄哭的事,就沒辦法睡好…

今天我故意要磨自己的耐性,來這裡就是要改變的不是嗎!所以,我在做客觀性練習時,就都不和別人說話,不管是對學員或職員,我都不交談。在進行客觀性練習的前10分鐘,我還會卡在把老婆弄哭的事情,但持續做下去,後來可以很專心地做、就不會想了。真的就專注地一直做、一直做。今天我連手錶都沒戴,就是要讓自己不要去看時間,避免看了時間就會急、就會覺得煩。會覺得:怎麼練習做了這麼久也才過30分鐘而已,然後會一直去想到底怎麼樣才會過。

後來,做著做著,我發現當我在教室不同的角落觀察著前方時,看到的東西都不一樣:從教室的某一個角度看出去,能看到外面的太陽光,讓我覺得很舒服;我突然發現在小教室裡的光線,和大教室的光線是不同的,大教室的光線比較亮。然後我就領悟到:若是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同一件事情,事情不一定就是那麼糟糕的啊!

我決定從現在起,每天都要從零開始。這樣做起練習來真的收穫多很多!

非常感謝職員彥蓉執行長花了很多時間指導我、開導我,我真的有聽進去,收穫真的變得好大!」

我倆的笑聲劃破夜晚的寂靜,今晚是滿月。

我學會了控制自己!

戒毒使我學會了控制自己!

戒毒使我學會了控制自己!

第一次接觸到毒品是看到我的親戚在抽K菸,我很不喜歡那種塑膠的味道,但對毒品充滿好奇,就問他抽K菸的感覺,他說很舒服,我那時候就覺得毒品好像跟我以前聽到的都不一樣,一點也不恐怖!這讓我對毒品產生了好奇。

有一次心情不好,就想說試試看就跟朋友拿了一點K他命,沒想到又有第二次、第三次,漸漸地出現頻尿問題,加上跟女友吵架總是為了毒品,跟家人的關係也不融洽,他想想,還是戒毒好了。

他來到那可拿戒毒,當他上到客觀性課程,他發現以前的自己只要聽到朋友打電話要找他出門,就算心裡非常不想去,還是會去。

戒毒使我學會了控制自己!

他說: 「這些看似簡單的課程和練習,其實真的不是像眼睛所看見的那麼簡單,但說難又不會很難,過程中需要挑戰的往往是自己,因為幾乎所有的事情都必須要靠自己的雙手去完成,自己才是主宰者!

很謝謝戒毒課程中客觀性課程的第一關!讓我清楚地知道,我自己身體的每一個部分都可以由我自己來控制!」

戒除毒癮-獲得屬於自己的金牌

戒除毒癮-獲得屬於自己的金牌

戒除毒癮-獲得屬於自己的金牌

飛魚—菲爾普斯想必大家耳熟能詳,在締造22面金牌的同時,有多少人知道他也曾經陷入過低潮,碰觸大麻、酗酒,接著逃避練習,但在家人的陪伴之下掃除了心中的陰霾打開了與父親之間的心結,最終在里約奧運成功揮別低潮,創下22金的佳績。

事實上,許多的用藥者多是心理層面的因素導致去接觸毒品,所以那可拿在協助學員們擺脫毒癮時,除了身體上的淨化,更雙管齊下的針對心靈進行正向開導,建立正確的價值觀,唯有正確的價值觀,才可以確實的擺脫毒癮,迎向無毒人生,努力獲得屬於自己人生的金牌。

以下是那可拿的畢業生阿祥,在進行改變生活狀況的學習時,有感而發的寫下心得與大家分享:

一個人有心想要改變,最終還是有可能再走向失敗的路,這是為什麼呢?也許他用錯方法了,更有可能的是他不知道用什麼樣的方法去改變生活的現狀,當我瞭解什麼是社會人者與反社會人格者,「並且找到了讓自己不斷越軌的源頭,我真的是有心想要改變自己錯誤的一切,並且去彌補過去的錯誤」

改變生活狀況的課程中,我得到了改變的正確方法,並且學會了各種處理步驟,不利→不存在→危險→緊急,最後達到正常狀態,如果真的能非常精確地應用這些公式,並且循規蹈矩進行那些步驟,真的是可以改變生活現況,甚至還可以超越以前的狀況,我真的很開心可以得到這門課的知識,它是可以應用在生活各個層面的公式,我會努力去按圖索驥,每當問題發生就靜下心來判斷自己身處在哪一種狀況,應用那些公式及步驟來處理生活上的問題,謝謝改變生活狀況教導我的一切。

找回身體的自主權!

戒毒找回身體的自主權!

戒毒找回身體的自主權!

記得,以前在吃藥(吸毒)的時候常常手腳或身體會有擦傷、刮傷、和瘀青而不自覺,我幾乎都是在洗澡時、睡醒時發現床單有血跡,或旁人告知,才知道自己受傷了。

做完第11關客觀性練習,我才發現當時的感覺真的很不真實;我也在練習中體會到"我的身體來對我來說是真實的"這種感覺,真的很愉悅!


這也是為什麼,戒毒後反而會更容易生病或發現自己受傷,因為吸毒的時候不是沒有這些病痛,而是戒毒了、清醒了才有辦法發覺自己身體的問題。所以如果你正在戒毒,發現戒毒反而比吸毒的時候身體更不好。那真的要恭喜你,因為你不再被毒品蒙在鼓裡,有能力發現問題!所以只要堅持繼續遠離毒品,身體會一天一天變好的!

客觀性練習:有分為15個關卡,其目的是讓戒毒者透過練習更清楚每一個時刻,自己的身體及周圍人事物發生了什麼變化,用很客觀的角度去看這些變化,而非自己主觀的想法;旁觀者清讓戒毒者看問題可以看得更清楚!

戒毒/酒諮詢專線:03-8671369